第二十八章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AD1
AD4
    医院, 病房静谧, 亮着一盏黄昏微弱的壁灯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去银行把钱取给你。”

    徐燕时改签完机票,把手机揣回羽绒服的外兜里,说完开始收拾东西, 电脑、充电器、一大包感冒药……他目光微微一顿,脑海中又浮现那张倔强的脸, 他不相信向园会哭, 两人认识那么久,他从没见她为了什么事情哭过。向园的没心没肺是出了名的。

    明知高冷这人说话不可信, 他挂了电话还是改了签——架不住现在长大了, 脸皮薄, 真哭了。

    老鬼见他低着头出神,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 正要问想什么呢, 徐燕时很快把东西有条不紊地收进包里,干脆利落地拉好拉链,头也不抬地淡声对他:“我改签了,明天回西安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吗?”老鬼狐疑, “不是说留到周六吗?工作上的事?”

    徐燕时“嗯”了声, 把包放到床尾, 人蹲下去重新绑了下鞋带,手指娴熟地打了个结, 说:“私事。”

    老鬼点点头,“那梁教授那你还去吗?本来约了周六吃饭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天早上去学校看他, ”徐燕时绑鞋带的手指顿了下,慢慢说,“周六你们吃吧。”

    梁秦教授以前是武大的外聘教授,因为一个大学生CTF挑战赛,同时带过徐燕时和老鬼,当时他们的团队里,还有来自梁教授自己本校的两个学生,张毅和封俊。

    “也行。”老鬼欲言又止地点头。

    窗外夜色渐沉,风轻轻刮,树影婆娑。

    病房内,气氛安静了半晌,老鬼终是没憋住,轻声问了句:“那你什么时候辞职回北京?”

    徐燕时收拾差不多,正弯腰去拎包,听见这话,微微一顿。

    壁灯仍是微弱,却拉着他高大修长的身影,灯影憧憧,让人莫名心安。

    老鬼觉得跟徐燕时在一起,就有一种,天塌下来都不怕的感觉,所以他迫切地期盼他能早日从西安回来。

    徐燕时瞧他这急迫样,把包斜挎到身上,环着胳膊,人靠着墙,光线暗,似乎是见他低头笑了下,唇角的弧度微微扬起,就听他低沉的声音在病房里响起:“老鬼,送你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羊得养肥了宰,吃起来才痛快,”他站直,双手抄进裤兜里,“而且,胜败兵家事不期,包羞忍耻是男儿。所以我劝你把车卖了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”

    老鬼似乎是愣了一瞬,几秒后,这才支支吾吾地说:

    “我不是不愿意卖……我跟你说过我妹妹的事儿吧,我承认当初买这是的时候我有点虚荣心作祟,想让陆茜后悔。结果后来我妹妹说,她明年要结婚,想要一台车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把车给她了?”

    老鬼这妹妹,徐燕时大学时候见过一次,不太讨喜,一个女孩子满嘴脏话,而且,有点暴力倾向。

    有一次跟老鬼拿钱,老鬼不给,妹妹二话不说骂骂咧咧上手就给了老鬼一个巴掌。徐燕时伸手帮老鬼拦了下,也被打了。

    老鬼当时一个劲儿跟他道歉,后来跟他说了妹妹的事,因为出生时没照顾好,没钱住保温箱,从小身体就弱,经常发烧,脾气也大。老鬼爸妈满心愧疚,对这小女儿也特别惯着,总是让老鬼一再的忍让。老鬼爸妈思想封建,说是他们欠妹妹的,平日里也都任打任骂。本以为长大后懂事了就好了,谁知道,老鬼妹妹变本加厉……不给钱就自杀,不给买车,就跳楼。花样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老鬼没办法,只能把自己那台奥迪过给她了。

    所以,想从她妹妹手里,拿回来,那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你到现在都没告诉家里,你生病的事?”徐燕时拧着眉。

    “我爸妈农民,在北京又没人脉,告诉他们也是干着急,告诉我妹妹?她巴不得让我快点去死。本来你没回来之前,我听了几个医生的意见我都决定放弃治疗了,能给我爸妈留一点是一点吧,不想浪费钱再治疗了……”老鬼倔强地瞥着头,腮帮子抽了抽,像是在极力隐忍和克制,“但顾医生说治愈希望还是很大的,谁又不想活下去呢?”

    老鬼捂住眼,滚烫的眼泪顺势而下:“我想过卖房子……”

    徐燕时打断他,“房子留着吧,十万,再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也缺钱,你的钱,我一定连本带利还给你。要不按九出十三归来?”

    高利贷标准还法。

    “滚。”徐燕时气笑,拿手推了下老鬼的脑袋:“你尽快还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收回手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等会把账号发给我,走了,”想想又给了句忠告:“老鬼,别抱怨,也别迁怒,人不会一直走背字的。”

    老鬼看着他离开的俊挺背影,忽然想起很多年前,他跟梁教授吃饭时,梁教授说的那两句话,男人只有在落魄的时候才最能体现情怀和风骨。

    当时,梁教授喝了些酒,说话也开放了些,没平时那么拘谨,满面红光地搭着老鬼的肩,醉醺醺地说:“你信不信,这样的人,赢他不傲,输也不会输的太惨。我从来不怕他起不来,你们这几个人里,我最不担心的就是他。所以,你等着,他一定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补充了一句:“人贵在什么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贵在,不迁怒。”

    老鬼当时不理解,时至今日,他好像才明白过来教授当时那句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抱怨,不迁怒。脾气暴躁的小孩才会因为得不到好吃的糖果而迁怒父母的无用。

    真正的男人,所有负面情绪自己消化。更不需要女朋友迁就自己所谓的大男子主义,坦荡如砥,风骨华然。

    他想徐燕时应该就是梁教授说的那种人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向园感冒了,林卿卿跟她打电话的时候,头昏昏沉,鼻音重,挺没精打采的,说话也是有气无力地,期间还窸窸窣窣吸了几下鼻子。

    林卿卿开着公放,高冷一听,以为她哭了,跟林卿卿对视一眼。林卿卿忙问:“组长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向园又吸了下鼻子,“没事,感冒了。”

    林卿卿安慰了两句,等挂了电话,想说让高冷去买点感冒药,等组长回来可以吃,结果高冷说:“向组长明显是哭了啊,怎么可能是感冒,你们女人不是经常在电话那头哭哭啼啼的,男人一问,你怎么了?然后又做作地说一句,没事,就是有点感冒。我说多喝点开水,你们就炸了,我说感冒就感冒啊,你听不出来我在哭吗?”

    显然很有经验,久经沙场的总结。

    林卿卿:“陈经理看不出来是个会哭的女孩子。”

    高冷:“她看不出来的事情多了,比如,空手扇巴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卿卿一愣,“照你这么说,那向组长是真的被老董事长训哭了啊?”

    高冷:“八成,这事儿我得跟老大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不过等他跟徐燕时沟通完,公司里的人也差不多都知道了,应茵茵直接在群里艾特了向园。

    应茵茵:“@向园,你没事吧,我伯父说你跟老董事长发生了争执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这种阴不阴阳不阳又间接透露了自己是关系户的语气。

    向园当时准备登机,只是皱了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AD2

章节目录

AD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