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章 别…不行了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AD1
AD4
    DK车队加入车联的那天下午, 车队的朋友组织了一场非商业性质的拉力赛车局,拉力赛环山跑,来了不少狂热粉丝,场面非常热闹。

    国内正规的赛车局都是需要通过车联报名参与, 能够加入车联,就意味着DK车队从单纯的商业野生车队,变成了一支有资格参加国际国内重要赛事的正规车队。

    而实现这一切,谢随功不可没,自他加入车队以后,带领着车队赢得了不少商业比赛的胜利,斐然的成绩自然吸引了车联高层的注意, 兼之以寂氏集团的注资DK,这偌大的门脸让DK加入车联成为必然。

    谢随提前一天给寂白发信息, 把拉力赛车局的地址告诉她,说她如果有时间可以过来玩。

    寂白没有回他。

    这次和好之后, 寂白经常不回他的短信,有时候打电话都不会接,要么是在上课,要么就是在公司开会,明明白白告诉他——“我不想理你。”

    谢随知道这丫头是在和他闹情绪,他也认,毕竟之前提分手, 他是真的让她伤心了。

    寂白是想惹他发脾气,只要他情绪上来, 必定会受制于她,那时候寂白就是掌握绝对主动权的那一个了。

    小丫头这半年成长不少,都开始跟他玩起博弈术了。

    谢随短信回复也是简单粗暴——

    “爱来不来。”

    寂白不甘示弱,用力回他道:“就不来!”

    当天下午,谢随和队友们穿着赛车服出现在赛车场,粉丝们立刻围了上来,热热闹闹地向他们道贺。

    谢随目光环扫着整个停车场,没有看到女孩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好像真的没来。

    他的心感觉仿佛是空出了一块,失落感铺天盖地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好像真的不太在意自己了。

    谢随捏熄了手里的烟头,脸色沉了下去,对身边的戴星冶说:“你坐我副驾驶。”

    戴星冶望向不远处谢随的那辆红色拉力跑车,笑着说:“可能某些人不会同意。”

    谢随顺着他目光望过去,赫然看到寂白穿着热辣短裤,工字T勾勒着她美好流畅的两条腰线,修长漂亮的长腿交叠着坐在他的跑车顶部。

    他见过她在宴会上穿着翩跹礼裙的淑女模样,也见过她穿小西装一字裙出入写字楼的干练模样,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她打扮成这热辣狂野的模样,坐在他的跑车上。

    谢随眼底瞬间有了光,视线被她勾着便抽不回来了,情不自禁朝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围有女粉丝相当不满,冲寂白说:“哎,你谁啊,凭什么坐谢随车上。”

    寂白的语气也很挑衅:“你管我谁。”

    谢随的粉丝以女孩居多,都是不好相与的,纷纷斥责寂白:“谢随的车不让别人随便坐,你快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偏不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这样啊!”

    女孩们见谢随走过来,纷纷让开,想看他怎么给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颜色瞧瞧。

    谢随不像车队里别的男孩那样礼貌温煦,总是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恰恰相反,他性格孤僻寡言,就像悬崖横出来的断仞,冷硬而锋利。

    太过靠近他,稍有不慎便会被划伤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许任何女孩碰他的赛车,哪怕是那些打扮火辣模样俏美的车模,他却是看都不会多看哪怕一眼。

    这也让很多粉丝一度以为谢随喜欢男人。

    众人都在等着看寂白的好戏,谁曾想谢随走过来,却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,便回过头和队长沈旭讲话,完全没有要把她赶下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沈旭看了看坐在他车顶的寂白,又望了望周围愤愤不平的粉丝,于是主动走过去对寂白说:“小姑娘,快下来吧,待会儿谢随得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寂白笑吟吟道:“我下不来,要谢随抱我下来。”

    女孩们低声絮语,越发觉得她也太不知好歹了吧。

    沈旭脸上透出尴尬之色,以谢随以往对女孩的淡漠态度和他的暴躁脾气,沈旭真担心他会直接坐进车里将车开走,让女孩从车上摔下来受伤。

    谢随扬起下颌,望向坐在车顶上的女孩,没好气地问:“车顶坐着舒服吗?”

    寂白撇嘴:“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那下来。”

    寂白似撒娇一般道:“都说了下不来哎。”

    谢随只好单手揽住她的腰,轻轻一提,女孩轻盈纤瘦的身子挪过来,直接挂在了他的身上,顺势抱住了他的脖颈。

    粉丝们目瞪口呆,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。

    这是她们第一次在冷淡的谢随脸上,看到某种无奈而宠爱的神情,简直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这样开心了吗?”他抬头问她。

    “开心。”

    谢随托着她的身体,小心翼翼地将她抱了下来。

    寂白稳稳落地,伸手揽过了谢随的肩膀,将他脑袋勾下来,吻了吻他略带青茬的下颌。

   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她亲热,谢随有点不太好意思,但他也能猜到这丫头是要宣誓主权了。

    这半年,尽管谢随洁身自好,但是他英俊的容貌和优秀的成绩,令他成为了不少小姑娘倾心爱慕的对象。当然,也有不少胆大的女孩,想方设法地要引起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寂白嫉妒心和占有欲很强,就像只张牙舞爪的小狮子,容不得任何人侵犯自己的领土。

    谢随顺从了她,单手揽住她的纤腰,对众人道:“介绍一下,我女朋友,小白。”

    宛如一滴水落入滚烫的油锅中,炸开,人群顷刻沸腾了起来,女孩们纷纷低声议论,眼神里透出羡慕和嫉妒意味。

    谢随什么时候居然交往了女朋友,居然完全没有消息!

    不过寂白真的很美,两个人站在一起,却也显得十分登对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扬长的男声从人群中传来:“真想不到啊,什么野队都能加入车联了,哎,你说说,就你们这实力,让你们上了正规赛道,不是给咱车联丢脸吗?”

    寂白回头,看到几个穿着黑白格赛车服的男人从停车场走过来。

    沈旭低声对谢随说:“是路野车队。”

    路野车队谢随也曾有所耳闻,两年前便加入了车联,近一年来获得了不少国内赛事的奖项,风头很盛,几乎可以说是省车联里最牛逼的一支车队。

    刚刚讲话的人就是路野车队的队长——肖喆。

    寂白低声问沈旭:“他们想干嘛?”

    沈旭回答:“是来给我们一个下马威。”

    的确,这半年来,DK宛如一只脱了缰的黑马,狂揽各大商业赛事的冠军,挣了个钵盆满溢。如此引人注目的成绩,自然会惹来路野车队的忌惮,所以他们选择在DK队的庆祝赛上,要杀杀他们的威风。

    谢随睨着肖喆,漫不经心道:“你想怎么玩?”

    “让我们路野队跟你们这样的三流车队比赛,未免太掉价了。”肖喆冲身边的一个身材曼妙的车模招了招手:“就让我女朋友跟你们比一场吧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满场炸了,肖喆这傲慢的态度让很多粉丝感到不爽。

    沈旭脸色沉了沉:“肖喆,你不要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过分吗,我看不过分吧,你们这种车队,也配跟我女朋友玩一玩。”

    那名漂亮的车模踩着恨天高,迈着婀娜的步子走到了车门边,冲谢随嫣然一笑:“我也很想跟DK的谢随大帅哥比一场呢。”

    肖喆挑眉望向谢随:“怎么样,有胆子接受我女朋友的挑战吗。”

    肖喆摆明了是过来找茬的,让车模开车和DK比,无论输赢都是一种轻视。

    谢随还没开口,寂白忽然从他身后冒出来,回答道:“当然可以啊,不过既然你把自己女朋友派了出来,那就女朋友对女朋友咯。”

    肖喆挑眉望向寂白,这女孩身材虽然比不上自己身边这车模高挑曼妙,但是她五官柔美清秀,脂粉未施,却比自己女朋友那浓妆艳抹的脸好看太多了。尤其是一双盈盈的秋水眸子,仿佛会勾人似的,望他一眼,他会有心跳加速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且最重要的是,这女孩给人一种清新干净、落落大方的感觉,绝对比自己身边这车模更上台面。

    肖喆冷笑着对寂白说:“小姑娘,你会玩车吗,别伤着自己了,这回虎山可到处都是悬崖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让你女朋友跟我男朋友玩,那我的面子还要不要啦?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挺机智,不动声色地便化解了DK的尴尬境遇。周围不少小姑娘掩嘴笑了起来,对寂白的厌恶感消失了不少。

    肖喆冷冷地望向谢随:“你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谢随将寂白揽到自己身边,像摸猫咪一样抚了抚她的下颌,柔声道:“女朋友不允许的事,我还能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周围粉丝们的一众少女心,都快被谢随这温柔的神情给苏爆了,嗷嗷地尖叫起来

    肖喆说:“把女朋友搬出来挡刀,谢随,你要不要这么怂。”

    谢随眸色微冷:“你想打压DK的气焰,我给你这个机会,要比,就堂堂正正跟我比。”

    粉丝也跟着叫嚣了起来:“对啊,你该不会是怕输才叫别人帮你比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谁怂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肖喆骑虎难下,冷着脸说:“行,我跟你比。但你要是输了,带着你的野队滚出车联。”

    谢随眸光里透出一丝凌厉的光,嘴角微挑:“老子从没输过。”

    寂白望向谢随,她在他那张沉毅的眸子里,看到了少年那独有的张扬不羁的神采。

    “话别说太满了。”肖喆将车模拉开,自己坐进了车里,而寂白站出来说道:“要是你输了该怎么办啊。”

    肖喆本来也准备说“老子不会输”这样的话,不过他还没开口,寂白忽然轻飘飘说:“既然你一口一个野队,那你要是输了,你们车队就永远别想参加任何一场正规比赛了,好不好呀。”

    肖喆只当这女孩是在说笑,能不能参加比赛可不是由她说了算,所以他也没在意,一口答应了下来:“行啊!不参加就不参加。”

    寂白既然想玩,谢随自然满足,给她拉开了车门,让她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。

    肖喆也让车模坐了进来,冷着脸冲谢随比了个倒拇指。

    谢随不理他,寂白不甘示弱,白皙的小手伸出车窗,冲肖喆比了个竖起了中指。

    人群又炸了,这女孩也太嚣张了吧!方才的不满烟消云散,她们瞬间就爱上这位社会小姐姐了。

    谢随坐进车里,侧身过来,替她系上了安全带,同时将她的手捞回来,惩戒性地拍了拍:“你上哪儿学来的,不三不四。”

    寂白眉眼微弯,笑着说:“你当不了我男朋友了,还管我呢。”

    谢随忽然捏住了她的下颌,凑近了她,漆黑的眸子里带了点威胁的意味:“小白,说话小心。”

    寂白的脸蛋都被他捏得嘟了起来:“你你想怎样。”

    谢随眼角弯了弯,勾起一抹轻挑的笑意:“我早就说过,当你男朋友的方法有很多,每种都能让你死一次,今晚要不要试试。”

    寂白睁大了眼睛,手把住了车门,整个人被吓得往后靠了靠。

    她连连摇头,眸子里透出惊慌。

    谢随清浅一笑,踩下油门,将车驶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还收拾不了这么个毛丫头么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寂白沉默了,谢随几次偏头望她,她的手紧紧攥着衣角,陷入了某种深深的沉思里,似乎真的被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谢随开口问:“你在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寂白脸色蓦然一红,结结巴巴道:“没、没什么,那个,我这几天住学校哦,就就不来你家了。”

    见她这面红耳赤的模样,谢随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这丫头脑子里装了什么旖旎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忽然笑了,嘴角上扬,漂亮的浅咖色瞳子闪耀着日光。

    寂白的脸越发红透了,连耳根子都火烧火燎了起来:“你别笑了。”

    谢随单手掌着方向盘,另一只手伸过去宠溺地揉了揉她的脑袋:“傻丫头。”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谢随的车率先冲向了终点线,将肖喆的车远远地甩在了后面。而肖喆绝对想不到,这场不过是一时意气的比赛,居然会真的让他丢了饭碗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,当经理告诉他合同需要中止的时候,肖喆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,这什么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得罪了什么人,心里没点数吗。”经理愤怒地说:“你差点把我们整个车队都坑害了,现在人家同意让你一个人滚蛋,收拾收拾,走吧,违约金一分钱都不会少你。”

    肖喆懵了:“不是,我得罪谁了?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去跟谢随比赛的?”经理指着他,恨铁不成钢地说:“比赛就算了,居然还输了,现在人家要你兑现诺言,滚蛋!你要是不滚,我们车队都别想再跑比赛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随?你开玩笑吧。”肖喆说:“他一没背景二没钱,他算老几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背景?谢随的女朋友是寂氏集团下一任董事长,就连车联主席见了她都要恭恭敬敬问声好,你敢惹他?”

    肖喆张大了嘴,惊得说不出话来:“你开什么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像在跟你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经理将电脑推过来,指着电脑上寂氏集团年会合影最中间穿粉色小礼服的女孩道:“寂氏集团投资了DK车队,谁不知道谢随是这位小公主心尖上的人,你算什么东西,敢去招惹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肖喆离开路野车队的事情,宛如平地乍起的惊雷,震撼了整个车联。

    两个战队之间一场不过儿戏的赛车局,居然闹到要退圈的地步,实在有点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&nb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AD2

章节目录

AD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