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章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AD1
AD4
    菩萨自认不是老实菩萨, 却也拒绝回答孙悟空的问题, 他板着脸道:“他思春关我何事?”菩萨语重心长道, “我乃佛门人士, 不近女色, 便是解决这问题, 也不应该找我,寻神农氏问问更妥当。”

    神农氏算农神,五谷丰登, 六畜兴旺, 都归他管, 菩萨思忖着饕餮的兽型与羊类似,天庭中也无神仙专门管人世间情爱,那还是找他更靠谱些。

    孙悟空不置可否地点点头道:“那你最好还是早同神农氏商量商量, 我看莫大郎很是苦恼,怕不知何时便要找你商量了。”

    菩萨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是吧?

    观音菩萨送走了孙悟空后坐立不安, 总觉得此事没完没了,他想想上会见到大黑羊时对方的迷茫模样, 心下略有不安,想来想去还是上天庭寻了神农氏询问。

    神农氏博学多才,除了五谷六畜, 对那些妖魔的繁殖也略有研究, 算是天界头一号的农学家, 想要对大黑羊的现状进行细致、具体、实事求是的分析,做出正确判断, 只能寻他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界神仙众多,在流俗人眼中,神仙之生活怕是极尽风光之事,实际上众神各司其职,忙碌不已。

    观音菩萨找到神农氏时,他正在观测稻谷,听闻其话还道:“饕餮?竟无传承?”

    “传承怕是有的,然此事为小,怕不在传承之内,故而他一概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菩萨找我是想知何事?”

    “我只想知,饕餮如此,可要有何措施。”他道,“龙性本……此事若不加以干预,可会有甚祸端?”他还将淫字隐去了。

    神农氏笑了,他之相貌与唐人主流审美不同,面目粗犷,肤色古铜,不说话时气势惊人,说起话来却挺温和,寻常读书人比之于他尚且不如。

    “不必在意,饕餮食欲旺盛,淫、欲较之龙弱上不少,无甚大事,便是有需求只需喂他美食便够,淫、欲也随之而解。”

    菩萨道:“如此?”

    “确实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将他放置于莫大郎身旁,倒是再合适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可是长安做出众多吃食的莫大郎?”

    “便是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菩萨想着去寻神农氏时,莫文远正鬼鬼祟祟前往书肆,唐代名传奇《李娃传》中有一段落,说李娃与郑生重修于好后的事,“娃命车出游,生骑而从。至旗亭南偏门鬻坟典之肆,令生拣而市之,计费百金,尽载以归”。这段话中的“鬻坟典之肆”就是书店。

    唐代的书肆不少,除了大城市外,偏远城市也是有店的,而且能在书肆中买到许多东西,字书、日历、书画、诗集、佛经、小说都能买到。

    这些物件都能买到,那春宫图就更不在话下了。

    春宫图的历史很久远,《汉书》中就有描述一幅画,言“坐画屋为男女裸交接,置酒请诸父姐妹饮,令仰视画。”这就是早起的春宫图,等到唐代时,种类就更加丰富了,一本一本,上绘房、中术,交、合之画面,种种都有。

    这种书主要在文人以及年轻的郎君中流传,因为唐代的书本很贵,而这种本常常是精力旺盛的年轻人才会传看的。

    莫文远知道春宫本也是因为王蔚这个好玩的,他心说自己与莫文远很是熟悉,又蒙受他照顾好久,眼见着大郎也到了年纪,总该带着他见见世面,多玩乐玩乐,故而就偷偷摸摸给他弄来了本书,让其私下品鉴。

    莫文远在现代见多了世面,充其量感叹下春宫图历史久远,其作者画技不错,此外就无甚想法了。

    王蔚看他淡定如斯还感叹道:“大郎真是非常人,便是我等初看此物也心潮澎湃。”

    莫文远犹豫道:“此物是从何处购得的?”

    “寻常书肆也可买得,然画技却参差不齐,差距甚大。”

    王蔚热情道:“若想要的话我给你拿好的。”

    当时莫文远连连拒绝道:“不不不不不,就问问罢了。”

    王蔚还有些扫兴。

    多亏了当时灵光一闪的兴趣,莫文远知道去哪里寻书册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市有家书肆,莫文远偶尔会光顾,他不是顶爱书的,但唐代缺乏娱乐活动,他也需要看书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书肆老板是一文学士,认识莫文远,见他来便招呼道:“莫大郎今儿欲买何物?”

    莫文远知在唐代买、春宫图是见秘而不宣的事,故而进屋后先鬼鬼祟祟左看右看,发现店内只有寥寥几人才压低声音道:“要那说男女之事的书册。”

    老板看他眼神不对了,一则是说莫大郎也到了少年艾慕的年纪,二则是心道莫大郎到底算小半个佛门人士,眼下来买这图……

    莫文远讪笑道:“我、我给友人买的。”

    老板道:“友人,呵呵,我懂我懂。”他也压低声音道,“莫大郎要何品次的图,是爱阴阳、龙阳还是磨……”

    莫文远被问的狼狈不堪,还没等老板说完就道:“阴阳调和本就好,给我中品即可。”

    他很快完成了交易,春宫图的价格很高,莫文远都乍舌,但他自认完成了件大事,松口气,心道回去就拿给大黑羊看看。

    他快步回院子,进屋前做贼似的把门栓从内插上了,大黑羊看莫文远形迹可疑也不多问,只咩咩咩咩咩发嗲。

    莫文远道:“我给你找了一好东西,看完后你就知胯、下异状解决之道。”

    大黑羊听后兴奋不已,终于能摆脱孽根对自己的影响了!

    莫文远本也不欲与大黑羊共同品鉴春宫图,然想到他在这方面天真可爱,便留下来硬着头皮说明:“你先打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封面十分正经,题目也是四书五经诸如此类的正经文字,但翻开第一页内容却不相同,乃是几对男女赤身裸体相互纠缠。

    古代人们的智慧是无穷的,这些男女的姿势还各不相同,便是莫文远都被震撼到了。

    大黑羊看的眼都直了,尾巴无助地左右摇摆,莫文远咳嗽一声道:“这……这是人型繁衍的方式,你既然说自己与普通羊的交、配方式不大一样,就看看人的。”

    他道:“你自己看,我先去食肆了,切记莫让他人看见此书。”

    羊被伟大的人体艺术震撼到了,甚至听不太清莫文远说了甚。

    这、这就是人族吗?

    真是厉害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国宴结束后,玄奘法师便在大兴善寺落脚。现在大兴善寺是长安最大的翻译场,绝大多数从天竺远道而来的经书都是在这里翻译成汉语的,玄奘西行带回了大批的经书,他自然要从事相关的翻译宣传工作。

    他在此地住下,慧远法师与寺庙中的僧人沙弥都很高兴,京师寺庙众多,能被玄奘法师选中正说明他们寺院佛性深厚,在翻译经书之道上更是超其他寺庙远矣。

    孙悟空他们已经取得真经,可以各回各家,但除了孙猴子经常回花果山水帘洞探亲之外,其他几人就在长安城驻扎下了,大有看遍人间风味的意思。

    而莫文远则给自己放了一个悠长的假期,恢复了孩提时代的生活,常往大兴善寺走,他欲修书,需参考大量资料。

    这日,莫文远去大兴善寺还本杂记,却看见众僧人围在一处偏僻僧房外,进也不是退也不是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近似于腐烂的臭味,他就上前看究竟发生了何事。

    在众多身材高壮的僧人中,有一小沙弥欲哭无泪,他被人群包围,像是被猎犬包围的白兔,又像是瑟瑟发抖的麻雀,只要出来阵风,就能把他刮得东倒西歪。

    莫文远道:“发生何事?”

    不了和尚看见莫大郎来了,恨铁不成钢道:“还不是他,真不知是念经书念昏了头,还是躲懒忘了时间,前些日子收拢豆腐时竟在这里落了几箱,现在可好,豆腐怕都已经上霉了,恶臭飘十里,简直能把人熏晕过去。”

    豆腐?上霉?恶臭?莫文远伸手摸摸自己下巴,不是他想得那样吧?

    有俩定力强的僧人已经去处理霉豆腐了,他们将布巾叠成三角形,掩盖住口鼻,饶是如此,两人都觉得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莫文远屏住呼吸,伸头看箱子,只见盖子打开,豆腐表面已经种满了密密麻麻的绿色霉菌,看一眼就能让人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众僧侣露出了厌恶之色,恨不得将它们立刻倒了。莫文远此时却发声,他倒是没有直接惊世骇俗说此物再等几日就能吃了,而是询问道:“为何豆腐上会长青霉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那懒汉,将几箱豆腐搬到晒不到太阳的角落后忘了搬出来,据说放了不止一旬,眼下又不是三九严寒之日,豆腐还能冻成块,放几天就臭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角落平时无甚人经过,今日偶有人过,就被臭气逼退,赶忙叫人来帮忙,便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莫文远点点头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莫大郎可有甚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无甚重要的,只不过此种发酵方法同豆酱类似,此豆腐怕不是也能吃的。”

    即便是不了和尚都面带厌恶之色:“臭味太过,怕是吃不得。”

    莫文远只笑笑,他道:“这豆腐若你不要,可否给我?”

    “莫大郎你要?自是可以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莫文远从兜里拿出布巾蒙在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AD2

章节目录

AD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