程鹏x江云间(九)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AD1
AD4
    半夜,江云间难得地醒了。

    平时跟程鹏做完, 他都能一觉睡到天亮, 因为太累, 而且舒服。

    今晚醒得莫名其妙, 他也没急着睡回去。黑暗中, 江云间借着月光打量眼前睡着的人。

    饶是他在娱乐圈混了这么久, 每每见到程鹏, 还是觉得特别帅。不是五官上的帅,是他这个人,一个表情,一句话, 都带着成熟男人所有的气质和温柔, 大于他的年纪,却半点不突兀。

    江云间突然想起博镇今天问他的话。

    程鹏当然没有救过他的命, 也没用钱砸过他——不论是包养前或是包养后。

    其实“喜欢”这种情绪, 真的很奇怪。在他母亲重病,急需大钱治疗的时候, 是博镇帮了他,四处帮他联系工作, 让他渡过了那个难关。他是感谢博镇的, 以至于后来博镇手上缺人,问他要不要进娱乐圈, 他想也不想就点了头。他把博镇当哥哥,当人生导师, 除此之外没有过半点别的想法。

    而他和程鹏,在两段包养关系之前,仅仅只有两面之缘。

    一次是在冬天的第一场雪里,他因为缴不出母亲的医药费,坐在医院门外的长椅上看报纸里的招聘信息,一个个电话打过去,对方听见他年龄后都直截了当地拒绝了。

    细雪打下来,浸湿了报纸,他用手指抹掉,继续埋头拨号。

    又被一家公司拒绝,他刚挂电话,一道阴影猝不及防打在报纸上,他眼里的世界紧跟着暗了暗。

    他抬头,是一个穿着西装,个子矮小的男人,手里撑着一把黑伞。

    那人把伞递给他,江云间当时有些茫然,竟然顺手就接了。待人走了一长段路后他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男人走向一辆黑色轿车,坐上了驾驶座。轿车开着窗,他见那人微微垂着头,对后座的男人说了几句话,表情恭敬。

    后座的男人闻言,视线一转,跟长椅上的江云间对上了目光。

    男人眼睛狭长,眉间温柔,淡笑着对他颔首算是招呼。

    江云间没给任何回应,因为他看呆了。

    直到后座车窗缓缓关上,车子驶离医院,江云间才猛地站了起来。他紧紧捏着黑伞的伞柄,因为握得太用力,他甚至能感受到从自己掌心传来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喜欢是一件很奇妙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是在下雪时给他送了把伞。男人坐在黑车里,甚至只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简单又致命。

    第二次,是在某次颁奖礼上,他拿了新人奖,下台时刚好看见程鹏正在和一个男星聊天。

    说是聊天也不准确,男星流着眼泪,像是在挽留。

    程鹏说了两句,语气是温柔的,说完却转身就离开了,出来时正好跟他撞上。

    程鹏微笑,对他说:“恭喜。”

    江云间的心跳在那一刻差点就停了。

    后来,这道声音就总出现在他梦里,说的尽是下流的话。

    他在梦里挣扎,享受,感到快乐。

    然后美梦成真了。

    收起思绪,江云间小心地抬手,摸了摸程鹏的脸颊,然后轻轻凑上去,碰了一下他的嘴唇,不深入。像是贪吃的小孩,在舔一颗来之不易的奶糖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回到剧组没几天,程鹏的秘书又来了,这回一连送了三块表来。

    “程总是送表上瘾了还是怎么的?”博镇拆开包装,问。

    江云间摇头表示不知道,低头给程鹏发了条消息去。

    拆开后,博镇拿出手机一阵鼓捣,半晌,他倒吸一口凉气:“我操——”

    江云间抬头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博镇没说话,把手机递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手机网页上显示的腕表跟他收到的是同一款,官方标价一百七十八万。

    这价格江云间当然也负担得起,但作为礼物,确实贵重了。

    博镇咽咽口水:“我查查另外两款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,”江云间把表放回盒子里,盖上,“要还的,不用查。”

    博镇放下手机,盯着他看了许久:“不是,程总这……什么意思啊。上回可没这样吧?”

    上次包养就完全按照规矩来,程鹏的秘书来跟他接洽,他挑了几个综艺,秘书就去办了,程鹏全程没掺和过任何一件事,同样,江云间也没在他这过问什么,导致博镇总觉得自己像是个没良心的老/鸨。

    再说,就算是程鹏心血来潮,直接送几百万的表……也太他妈奢侈了吧?

    江云间抿唇,半晌才应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手机震了一下,微信里有了回复。

    【江云间:程总,这些腕表是?】

    【程鹏:喜不喜欢?】

    【江云间:……太贵了,我不能要。】

    【程鹏:不是就喜欢戴我送的表么。】

    小心思被揭穿,江云间耳朵都臊红了。

    【江云间:嗯,喜欢。】

    【江云间:但是太贵了。】

    【程鹏:你年薪多少,这些算贵?】

    【江云间:作为礼物,很贵。】

    【程鹏:拿着吧,有的是你报答的时候。】

    【江云间:……】

    【江云间:您想我怎么报答?】

    程鹏看着消息,觉得打字实在不方便,直接打了电话过去。

    他笑了声:“非要我说清楚?”

    江云间连忙躲到更衣室里,告饶:“……别,我一会还要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就不工作了?”听到他的声音,程鹏一下觉得身心都放松了不少,“那些东西,送你了就是你的,你想要就戴着,不想要就丢掉,不用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江云间哑然:“怎么可能丢掉。”

    程鹏说:“那就戴着。”

    外面传来敲门声,工作人员催他拍戏。

    程鹏听见了:“你去忙吧,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江云间忙叫住他,“您下周六有空吗?”

    程鹏看了眼日历:“可能有个饭局。”

    江云间犹豫了下:“我能去找您吗?”

    程鹏合上文件:“是工作上的饭局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意思是……我中午去找您。”江云间声音小了些,“我们可以待一个下午,晚上我就走。”

    这么粘人?

    程鹏听笑了,怕江云间又害臊,他忍住笑声:“想来就来吧,我让人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去就好了。”江云间忙道,“那下周六见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一段时间,剧组拍摄任务繁重,因为过几天马上下雪了,吴导想赶在下雪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AD2

章节目录

AD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