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98 章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AD1
AD4
    纪燃先开车去了早餐店,把手机取了。

    早餐店摇身一变成了夜宵铺, 老板把手机给他, 还顺带送了他两蒸笼小食。

    秦满在车上等他, 上车前, 纪燃解锁手机看了眼。

    二十多个未接, 四十多条微信, 其中大半是秦满发来的。

    纪燃坐上车:“刚刚跟员工聚餐时吃饱没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。”秦满道。

    其实压根没怎么吃, 忙了一天,反而没什么胃口。

    纪燃把袋子递给他。

    秦满也不拒绝,他把西装外套随手丢到了后座,衬衫纽扣解了两颗, 衣袖拉至手肘, 剥开一次性筷子便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纪燃把车窗打开疏散食物的味道:“明明是自己付钱,还没吃饱, 笨不笨啊你。”

    车载音乐开启, 纪燃发动车子前随便连了个歌单,也不知挑到了什么, 每首歌里都是情啊爱啊的。

    他想起什么:“你今早起来有没有头疼?吃药没有?”

    秦满道:“没有,什么药?”

    “出门前不是跟你说过了。我在餐桌上放了药, 还煮了碗粥放在微波炉……你没吃?”纪燃单手开着车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满压根不记得纪燃早上跟他说过话, 他估计是应了一声,便继续闷头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回去就吃。”他放下筷子。

    纪燃觉得好笑:“都放一天了, 还吃屁呢,我回去就倒了。”

    秦满几口把这两份蒸笼吃完, 垃圾袋绑好,就握在手上。

    他一边手肘撑在两人中间的置物箱,身子往纪燃那边靠了一点点。

    “学弟。”他叫了声。

    纪燃一听他这叫法就知道没好事:“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秦满笑着问他:“你昨晚是不是亲我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纪燃现在是真怕开车出神了,油门都不自觉松了一些,车速降了十多迈。

    “我问刘辰,他说我喝醉了不抱人,也不亲人。但我总记得我亲你了。”秦满问,“是不是?”

    纪燃道:“你在做梦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秦满道,“我做梦,就不止是亲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肯定还得干些别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理发师是不是把你后颈那一撮头发剪得特别短?”秦满说着伸手,探去他后颈,“我记得我搂着的时候,还挺扎手……”

    秦满本来只是试探地伸出手,没想真摸。他觉得自己手还没伸过去就得被骂回来,没准还会被咬一口。

    谁知纪燃突然往前倾了倾脖颈,给他留出了足够的空间。

    感觉到后颈的头发被人放手里捏了捏,纪燃问:“怎么样,还扎手吗。”

    秦满:“……有点扎,好摸。”

    片刻,纪燃道:“行了……松手,变态。”

    秦满半晌才恋恋不舍地放开,声音微哑:“那这戒指,也是你给我戴回去的?”

    纪燃心上一跳,立刻骂:“你少得寸进尺,那是你自己非要找出来戴。你怎么还没摘?”

    “不摘了,”秦满道,“除非哪天你给我换一个,我再摘它。”

    纪燃:“……梦吧你。”

    回到家,纪燃在铁门前停下,还没来得及赶车上的人,就被铁门上的东西引去了目光。

    灯光昏暗,第一眼看到时,他甚至以为自己某个不知名仇家又来打击报复了。

    他下了车,才看清上面全是便利贴。

    【回来给我回电话。】

    【在生气也给我回电话。】

    【要跟我绝交也得回电话。】

    【明天之前不回电话,我就单方面跟你复合。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么小学生的字条内容,字迹却苍劲有力,甚至在复合两字上面,还画了一个歪歪扭扭,笨拙好笑的爱心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纪燃把这些便利贴撕下来,放手上,“你他妈……这都是什么时候贴的?”

    秦满道:“可能在你跟何随然吃晚饭聊天的时候吧。”

    醋味弥漫了整条街,估计今儿路过他家门口的都能闻见。

    “……幼稚鬼。”

    回到家,纪燃把车随便停好,匆匆进了家门。

    然后犹豫了下,把手心里的便利贴都贴到了书柜里边,因为时间久了,好几张粘性已经不强了,他干脆翻出固体胶来,把它们都固定好。

    然后随便找了几本书把它们遮掩住。

    一切做完,他坐在椅子上,开始翻阅今天收到的其他消息。

    纪惟发了几条来,说是纪国正的病情好转了,这几天让他回家一趟。

    岳文文也发了两条,约他喝酒。

    时间最近的一条是何随然发来的。

    内容不出意外,都在给他细数秦满的错处。

    纪燃看了几眼就失了兴致。

    纪爸爸:把你卡号给我。

    何随然:啊?要卡号做什么?

    纪爸爸:说好了,事成给你感谢金。

    何随然:不用,是我心甘情愿帮你的。

    纪爸爸:不发我就让人送现金给你了。

    何随然:……

    何随然:纪燃,我们之间一定要分得这么清楚吗?

    纪爸爸:?

    何随然:我意思是,就算只是朋友,也不需要撇得这么清……你和秦满不都分手了吗?也没见你们划清界限啊。

    何随然:纪燃,你听我的。秦满今天能这么对我,以后肯定也会用同样的方式对你。趁现在你们分手了,你就赶紧离他远点。

    纪爸爸:我喜欢他,为什么要离他远点?

    何随然:……

    何随然:……那你们为什么还分手?

    纪爸爸:玩情/趣,这也要给你解释?

    这句话一发,手机就像是没了信号,对面彻底没了声。

    总算清净了,纪燃松了口气,往后一瘫,发尾全浸在了水里,温水浸在头皮上,舒服得很。

    决定和秦满分手,当然不是为了玩情/趣,他没秦满那么变态,没这类特殊癖好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喜欢这个人。

    离了还能不能过。

    后来他发现,离了能过。

 &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AD2

章节目录

AD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