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94 章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AD1
AD4
    像是要印证陈千琼说的话,接下来几天, 纪老夫人的电话攻势愈加凶猛, 纪燃到后面, 连纪家司机的电话都拉黑了。

    纪老夫人按捺不住, 终于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不过上次她被气得不轻, 为了保命, 这次她老人家没有亲自来。

    经过一段时间的修整, 纪惟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精神,不像之前在医院见着时那般萎靡。他穿着一身灰色西装,手里还拎着袋子,出现在了纪燃家。

    “杭州龙井, 特地让别人送来的, 别成天喝酒喝饮料,喝茶对身体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纪燃看都没看那袋子一眼:“有事直说, 没时间跟你废话。”

    纪惟已经习惯了他的态度, 他道:“既然不希望别人上门烦你,就要好好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想接。”纪燃嗤笑, “她老人家年纪大了,我怕一不小心, 又气倒一个。”

    纪惟叹气:“我这次来是通知你, 后天爸出院,你最好到场。”

    纪燃一顿, 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转而问:“纪惟, 你现在扮成孝子守在他床边,还忍着老太婆在你耳边嘀嘀咕咕,就是为了争那点家产?”

    就连纪燃跟纪家隔阂最深的时候,纪燃待纪老夫人也是恭敬的。

    听见‘老太婆’三字,纪惟看了他一眼,了然:“我妈找过你了。”

    纪燃没应,继续道:“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样做,纪国正现在唯一能靠着的只有你,那两母子是不会允许家产落到外姓人手上的。你要真想争那破玩意儿……不如让纪国正死快点?省时省力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了。”纪惟铁青着脸,打断他。

    纪燃道:“哦,抱歉,我忘了你们父慈子孝。你只是想要他的家产,不是想让他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对他的家产没有兴趣,我只想帮我妈拿到她应该得到的。”

    纪燃摆摆手,表示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他近半年,恐怕都不想听到关于纪家的事:“话说完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纪惟拧眉,下意识环顾四周:“我还有别的事要说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没人在这。”纪燃懒懒道,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关于秦满。我听说了你们两人的事,还听说你……给了他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纪燃凉凉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说,秦满其实不缺钱。”纪惟犹豫了下,“奶奶说你们两人正在同居……你和他之前关系就不好,他这人心思很深,你要小心,别被他骗了。”

    纪燃散漫一笑。

    妈的,这事连纪惟都知道,就他一个人蒙在鼓里,脸算是丢光了。

    其实他后来仔细回想了一下,有很多细节都能看出秦满的破产有问题,只不过全被他摒弃一旁视而不见,也算是自己蠢。

    纪惟以为他不信:“他现在正在注册公司,你可以找人去相关部门查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。”纪燃打断他,“这事和你没关系,不用你操心。话带到了就赶紧走吧,我可没那闲工夫招待你。”

    纪惟从小也是含着金勺子长大的,被人这么冷言相待,自然挨不过几句,把茶叶留下便走了。

    纪燃看着那罐茶叶,纠结是丢是留,最后还是拿起来,随手放到了厨房高处。

    回来时,手机响了一声。

    秦满发了消息来,在这条消息上面,还有好几条信息纪燃没回。

    Q:到饭点了。

    跟纪燃同居这么多天,秦满印象最深的就是,这人不爱按时吃饭。

    明明自己会下厨,当代外卖也很方便,但纪燃就是喜欢拖着,不饿就不吃,经常中午吃早餐,下午两三点吃午饭,晚上九点吃晚饭,末了凌晨还得点份外卖。

    量是足的,但用餐时间不规律,照样对胃不好。

    于是秦满就天天装饿,以至于有段时间总被纪燃叫做饿死鬼。

    其实秦满原先也有这个毛病,尤其是年终那段时间,一天吃不到两顿,员工们叫苦不迭,又没人敢说。

    现在秦满这坏毛病已经扳过来了,所以开始着手纠正前男友的。

    纪爸爸:干你什么事。

    纪爸爸:再给我瞎定外卖,就全撒你家院子的植物里去。

    秦满失笑,回了个可怜巴巴的表情包。

    门外,刘辰已经坐在车上等着了。今天有一场生日宴会,宴会主人跟他关系不浅,他不得不去。

    穿休闲服久了,再穿回西装,总觉得束缚。

    上车之前,秦满朝对面看了一眼。那头的主人像是担心被对门的变态偷窥,此时窗帘紧闭。

    待他坐上后座,刘辰从副驾拿出一个礼物盒子:“老板,礼物都买好了,您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刘辰做事他还是放心的。秦满拉下车窗,仍侧头看着,突然道,“等等,不急着走。你按两声喇叭。”

    刘辰一愣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按喇叭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,这禁鸣……”而且这附近也没车啊。空荡荡的街道,按什么喇叭?!

    “按。”

    一声短促的喇叭声在街道回荡。

    见窗帘一动不动,秦满道:“多按两声,久一点,没事。”

    刘辰咬牙,又猛按了两声。

    隔壁的窗帘被人狠狠掀开,看到他,纪燃毫不犹豫地竖了根中指。

    秦满微笑,朝他说了一句:“我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纪燃没听清,但看懂了他的嘴型。他打开窗户:“滚啊!再按喇叭老子报警抓你!”

    直到纪燃把窗帘重新拉上,秦满才笑着收回视线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刘辰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休假半年多,他老板好像……个人素质变低了点儿?

    秦满已经许久没出现在这种场合上了,导致他刚到宴会厅没多久,就被人敬了不少酒。

    来人有试探的,也有原先就略知秦满家底的,秦满全都应对如流。

    这场生日宴的主人年近七十,在满城极有权威,所以这场晚宴虽然参加的宾客不多,但能接到邀请的,都是满城数得上号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你也真是的,之前出了这么大的事,怎么也不来找我?”老人坐在轮椅上,温声斥责着秦满。老人虽已年迈,但看上去仍是精神百倍,正是今日的寿星。

    老人和秦满的外公关系亲近,所以对秦满也十分爱护。

    “不是什么大事。”秦满笑。

    “法院都下通知书了,还不是大事?”

    秦满轻笑着没说话。

    其实他想救回公司并不难,但公司是秦父一手建立的,秦父是高娶,虽然和秦母一向恩爱,但闲言碎语也听了几十年,难免有一两句会往心里放。所以直到公司破产,他都不愿意因为自己的事去拖累老婆和儿子。

    老人便是当年不同意秦母低嫁的主力军,尤其自己好友去世后,他对秦父更是不满意,一见面就要冷嘲热讽,这也是秦母今日没出现在宴会席上的原因。

    老人立刻明白了,冷着脸说:“公司死到临头了!还计较那些面子!”

   &nb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AD2

章节目录

AD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