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81 章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AD1
AD4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纪燃醒来的时候,听见浴室有水声。

    枕头旁没人, 他伸手摸了一下被褥, 因为被窝盖着, 里面还留着点温度, 说明浴室里的人也是刚醒不久。

    他连着打了好几个哈欠, 艰难地离开被窝, 从衣柜里随便扯了条短裤套上, 朝浴室走去。

    他推开浴室的门,秦满同他一样,只穿了裤子。正站在盥洗台前,闷不做声地在……洗衣服。

    洗的是那套满高校服。

    纪燃耳朵有点烫, 他不是没见过秦满洗衣服, 以前他就在秦满寝室门口蹲守过。

    他只是没想到有朝一日,秦满居然会给他洗衣服。

    他张嘴想说话, 才发现声音哑了, 只发出了个沙哑的音节。

    秦满这才从水声中听见动静,回过头来:“我吵醒你了?”

    他脖颈往下的地方都是红痕, 不免让纪燃想起昨晚的事。

    纪燃不自然地咳了声,看着他手上的衣服, 明知故问道:“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秦满道:“上面沾了点东西, 不方便放洗衣机,就用手洗。”

    沾了什么东西, 当然不用细说。

    纪燃揉揉鼻子:“……有什么好洗的?直接扔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扔,以后还能用。”

    “用个屁啊。”纪燃靠在门边上, “……老子不会穿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我穿。你这个买得宽,刚好合适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纪燃忍不住脑补了一下,只觉得口干舌燥,“大清早的,别他妈搞黄色。”

    不过总归是没再提扔掉的事。

    下午,纪燃约了程鹏打球。

    在拘留所蹲了几天出来,程鹏决定放松一下,这两天都没去公司。

    秦满右手没恢复好,还不能做剧烈运动或提重物,跟岳文文坐到了观众席上。

    “我过两天去马代一趟。”球场上,程鹏流着热汗,道。

    纪燃拿起衣服一角擦去脸上的汗:“去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度假,玩半个月再回来。”程鹏说,“一起去?反正你最近也没什么事干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纪燃拒绝道,“我忙。”

    程鹏笑了:“你有什么忙的?”

    “约了几个赛车手吃饭。”

    纪燃说完,趁程鹏还沉浸在两人的对话里,眼疾手快地把对方手中的球给抢走。

    “靠。”看到球被纪燃轻松丢进篮筐,程鹏道,“够阴。”

    纪燃哼笑道:“没说暂停,不算阴。”

    打完球,四人一块去大排档吃饭。

    “嘿。我跟你们说个事儿。”岳文文剥着小龙虾,笑得特别得意,“我把温笑脚踩N条船的事给掀了。”

    想起温笑当时的表情,岳文文就特想笑,“我还把他私下找前男友约炮的事,告诉了他前任的现任……昨晚本色简直就是大型闹事现场,温笑脸都被刮花了。”

    纪燃对待仇人从来不手软,他问:“波及到你没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躲得特远。唉,要不是警察来了,我都想上去趁乱踩两脚。”岳文文顿了顿,“再说,就算温笑知道这事是我干的,他也不能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纪燃看人一向准。温笑确实没正面报复的胆子,就怕那小白莲会用阴的。

    “总之,以后要是他找你麻烦,你直接联系我。我来解决。”纪燃道。

    岳文文嘴上甜甜地应了,心里没当回事。

    酒足饭饱,四人商量着,要不要去找点事做。讨论一阵后,决定去麻将馆搓两局,减减压。

    结果刚走出大排档门口,纪燃的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他连续挂了三次才接通,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,他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。这个通话,他从头到尾只应了一句“嗯”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他淡淡道:“不打了,我有事要走。”

    程鹏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纪国正脑子里长东西,进医院了。”纪燃面无表情,“不知道救不救得回来,律师在那,说是有遗嘱。”

    几人之间沉默了一会。

    “麻将下次再打。”纪燃转身,对身边的人说,“你自己打辆车回去。”

    秦满没动:“我跟你一起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秦满语气难得的坚决:“你不肯带我去,我就一家一家医院地找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岳文文在旁边替秦满捏了把汗。

    纪燃一向不喜欢别人管他的家事,就连程鹏,在调查以前的事件之外,也从来没跟纪燃商量过别的。

    这是纪燃的雷区,谁踩谁炸。

    他犹豫了下,开口解围:“小满满,不然我和鹏鹏送你回去吧,这时间也不好打车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们先走吧。”秦满语气淡淡,客气地拒绝。

    看这两人僵持着,岳文文正想着再劝劝。

    就见纪燃紧紧皱着眉,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,往秦满手上一丢:“随你……你开车。”

    待两人离开后,岳文文傻站在原地,还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小燃燃竟然……让秦满跟着去了?!”他拍拍程鹏的手臂,“要不我俩也跟去医院看看?”

    程鹏问:“你是纪燃男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啊……但他都允许秦满跟着去了……”岳文文话说到一半,噤声,“等、等会?什么意思?他俩?他和秦满?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去医院的路上,纪燃坐姿懒散,撑着下巴,没说话。

    秦满看了他一眼,打破沉默:“在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纪燃侧过脑袋,盯着他的侧脸,半晌才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这事来得太突然。他一下分不清自己心里的情绪,是高兴还是难过。

    纪国正被送去的是秦满叔叔所在的医院,这也正常,毕竟是满城规模最大的一所医院。

    手术室外,纪老夫人不安地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您休息一会吧……您都站了大半天了。”老管家劝道。

    纪老夫人没应,她看向坐在座椅上的人。

 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AD2

章节目录

AD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