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70 章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AD1
AD4
    纪燃回家拿好衣服,出门前特地挑了辆越野, 心想以后哪个逼崽子再来撞你爷爷, 大不了两人比一比, 看谁撞得更狠。

    他没急着回医院, 而是先去了一趟岳文文家的工地。

    岳文文就站在工地门口等他, 戴着个安全帽, 看起来傻乎乎的。

    纪燃把车子开到他面前, 拉下车窗问:“东西拿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儿呢。”岳文文把袋子递给他。

    “谢了,钱我一会转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小钱。你身体好点了没?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没受什么伤。”

    岳文文放下心来,问:“你会用吗?盒子里面有使用说明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烟, 没差。”纪燃打开包装盒, 看到里面居然是个白色的盒子。

    折腾了半天,那烟管子才终于被他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对, 就这么用。不熏人。”岳文文撑在窗前问, “你怎么突然想抽起电子烟了?”

    纪燃道:“我要戒烟。”

    岳文文像是听见什么笑话:“戒烟?你?为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吸烟有害身体健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纪燃碰烟十年,不可能一下就戒掉, 得循序渐进。他查过,要先改成电子烟, 逐渐减少次数, 最后靠戒烟糖……也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跟岳文文道了别,他顺路去了趟满高。

    老邢正在保安室里用手机看电影, 听见窗户被敲了两下,他抬头, 看清窗外的人,顿时一个脑袋两个大。

    “你又干什么来了?”老邢把人放进校警室来,警告道,“今天有学生在上学,我不会放你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纪燃嗤笑:“我要真想进去,你拦得住我?”

    嘿。

    老邢一时语塞,他还真他妈拦不住。这小屁孩,爬栏杆围墙跟吃饭喝水似的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没那么闲,没空跟那群人玩儿。”纪燃晃了晃手上的大黑袋子,“给你送东西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邢往袋子里一看。好家伙,里头满满当当,全是好牌烟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这是干什么?想贿赂我?”

    “给你的。”纪燃道,“以后用不着了,放家里占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了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老邢点燃一根烟,往椅子上一靠:“我还以为你那天说要给我送烟,只是随口一句客套话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到做到。”纪燃看着手痒,从口袋里拿出那白色盒子,掏出一根塑料管子来,放嘴里吸了口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这是什么玩意儿?粉笔?”老邢问。

    “电子烟,高科技。”纪燃哼笑,“你不懂。”

    老邢笑着没反驳,年轻人的东西,他是不懂。

    他在这学校当了这么多年校警,来来去去上万名学生,他对纪燃印象最深,也许是这小伙子太像他年轻那会儿——当然,他没纪燃这么有钱。

    所以面对纪燃,他的话也多了起来:“校庆那天,你又和那个尖子生吵架了?”

    纪燃顿了顿,轻笑了声:“是呗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你好好的,非要招惹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招惹他?”纪燃啧道,“老邢,你别戴有色眼镜看人啊。”

    老邢笑了声:“我还不知道你。高中那会你就天天找人家茬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纪燃眼一眯,“他跟你告状了?”

    “哪能啊。是他班里同学看不过眼了,来我这说过两嘴,让我抓你。”老邢吐了口烟雾,“我就纳闷了,你跟他又不是一个班,甚至不是一个年级,两人八竿子打不着,他怎么惹着你了,你非要找他麻烦?”

    电子烟的味道跟真烟天差地别,纪燃抽不习惯,眉头都皱成了川字。他道:“他没惹我,是我看他不顺眼。”

    可以,这回答很混混。

    “够幼稚。”老邢笑了笑,“其实每次看到你们两,我都会想到我和我老婆。”

    纪燃意外地看了他一眼:“怎么?”

    提起老婆,老邢的目光都温柔了许多。纪燃看惯了对方凶悍的模样,现在才发现,老邢其实长得特别野性,平头,胡渣子挂在下巴上,明明是个小保安,却莫名有股沧桑感。

    “我和我老婆也是青梅竹马,认识的时候,我八岁,她七岁,我俩从小到大都是一个学校……哦,我只上到高中就没读了,没钱。”

    “我老婆家里特有钱,要不是当时有政策,我也没那机会跟她一块上学。”

    纪燃翘着二郎腿,打断他:“说重点,别磨叽。而且我和秦满不是青梅竹马,你可别搞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,你们从初中开始就认识了,勉强也够得上边。”老邢笑了声,“我老婆特可爱,脾气好,人品好,学习成绩更好,我们班四十个男生,三十八个都喜欢她。但我当时跟你一样,是个人渣。”

    纪燃说:“滚吧,你自个儿人渣,别把我拖下水。”

    再次被打断,老邢不悦地问:“你到底听不听?”

    纪燃啧了声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那三十八人里的一个。但我那条件,就长得还行,其他啥也没有了。不学习、爱打架。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她不会喜欢我。”老邢吸了口烟,笑道,“但我喜欢她,我特喜欢她,看她第一眼,我就想娶她当老婆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都给她写情书,跟她告白,没一个成功的。不论是长得帅的还是成绩好的,她都一眼都不多看,小妮子要求高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不敢表白,却又想接近她,于是我就干了混账事。”

    纪燃扫了他一眼:“你该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,想什么呢?怎么可能?”老邢打住他的想法,“……我就天天欺负她,找存在感。”

    “拽她辫子,藏她橡皮筋,给她书袋里放假蟑螂……她每次都哭,但就是不去告诉老师,终于有次,她忍不住了,来我面前问我为什么总欺负她,眼睛红彤彤的,像只兔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我讨厌她,她就哭得更厉害了。我当时心脏都差点停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那会特幼稚,我想,她不喜欢我,毕业之后我们就要分道扬镳,那还不如让她讨厌我,这样她以后都会记得我。”

    纪燃听得出神,半晌才问:“那你们怎么在一起的?”

    “毕业的时候,她跟我告的白,说是不想给自己的青春留遗憾。你知道什么叫天上砸馅饼吗?这就是。”

    老邢笑容浅浅的,“我们谈了四年,她在外地读书,我就努力赚钱,就为了能飞过去看她几眼。她家条件好,我俩折腾了很久才结的婚。结婚那天,她请了那些高中的小姐妹来,她们都问她为啥嫁给我这种人,还数了我特别多缺点,她不仅没被说动,还因为帮我说话,差点跟人吵起来。真的是……特傻一姑娘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憋得太久,老邢断断续续说了很多,越往后,笑意就越淡,到了最后,他眼眶都红了。

 &n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AD2

章节目录

AD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