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25 章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AD1
AD4
    去派对现场的路上,秦满没说几句话。

    程鹏带着陈安先走了, 岳文文秉着免费酒水不喝白不喝的心理, 蹭上了纪燃的车。

    派对地点无非就在酒吧, 不止来了方才的参赛人员, 顾哲还请了不少男男女女。

    纪燃刚落座,顾哲那讨人嫌的就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一直在练车?我以为你早没玩了。”顾哲坐到他对面去。

    “是很久没玩了。不过跟你跑, 随便练两天都能赢。”纪燃冷冷地看着他,“说到这, 你现在的小动作还挺多啊?”

    就知道纪燃要提这件事。顾哲脸色一变:“……我那是没握稳方向盘。”

    “别在我面前装。”纪燃道。

    顾哲说:“那你不也还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老子手下留情。”纪燃冷笑一声, “要不是嫌给你收尸麻烦, 我刚刚就让你去地府蹦迪。”

    赛车比赛里最忌讳的就是这种行为,害人害己,因为这种个人行为使他人丧命的事早就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顾哲脸色变了变,最后敷衍道:“行,算我不对。”

    岳文文原以为顾哲会跟上次一样翻脸, 没想到对方居然忍下来了。他私底下拉了拉纪燃的衣服, 让他别说得太过分,毕竟他们现在就三个人在这, 不好惹事。

    纪燃也懒得跟他掰扯这个, 他有些饿,还想着离开派对后去吃个宵夜。

    “奖品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还得等会。”顾哲道, “你先坐会, 我马上让人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顾哲走后,岳文文便闹着玩骰子, 当然不是跟纪燃玩。

    秦满:“我不太会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”岳文文道,“就随便摇摇。”

    秦满妥协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这人一路上屁话不说,现在倒跟人玩儿起骰子来了。纪燃翻了个白眼,点了支烟,看他们两玩。

    秦满说不会还真不是谦虚,几轮下来,几瓶酒几乎全进了他嘴里。

    纪燃觉得稀罕——原来这世上还有秦满不会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能看出秦满的酒量极佳,完全不显醉态。

    他正看得起劲,顾哲去而复返:“纪燃,奖品回来了,你要不要一块去拿?”

    纪燃也很想快点拿到手套,他起身把烟拧灭,跟在顾哲后头,一路走到了吧台。

    顾哲把黑色的包装盒推到他面前,笑得很和善:“喏。你检查检查?”

    纪燃打开看了眼,确实是切斯特.肯内利的手套,他在电视上看到许多回,品牌商独家定制,世上没有第二副。

    他合上盖子,面色稍霁。转身便想离开。

    “哎,等会。”顾哲连忙抓住他的肩。

    “之前我们两之间有点误会,你别太放在心上,”顾哲拿过身前早就备好的两杯酒,递了一杯给纪燃,语气真诚,“喝了这杯,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,怎么样?”

    纪燃抬眼看他。

    顾哲啧了声:“冤家宜解不宜结啊,都在满城混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何必。我听说你要进你爸公司了,以后没准我们还能在生意场上打照面呢。”

    纪燃接过那杯酒,放在掌心上轻轻晃了晃。

    顾哲见状立刻把自己手里那杯给喝了,干脆利落,一滴不剩。

    纪燃犹豫了下,心里总觉得哪儿不对劲。他稍稍把手抬了起来,还没来得及说话,掌心蓦地一空。

    秦满捏着那杯酒,递到顾哲面前,微笑着道:“既然你这么喜欢喝酒,不然你两杯都喝了?”

    纪燃一怔:“你跟过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秦满哂笑了声:“我再不过来,生意怕是要被别人抢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别人听不懂,纪燃却瞬间了然。他本就起了疑心,现下几乎马上就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看向顾哲,对方正面色铁青、满脸憎恨地盯着秦满。

    纪燃登时就发毛了:“你在酒里面加了东西??”

    他们这边动静不小,很多人都凑了过来。下药这种事怎么说都不光彩,顾哲扯出一抹笑,咬牙否认: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那你把这酒喝了。”纪燃道。

    顾哲额间冒了些汗,心虚道:“我再喝要醉了,一会我还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操/你/妈!”纪燃打断他,一把扯过他的衣领,想也不想就往顾哲脸上挥了一拳!

    顾哲吓了一跳,加上喝了酒,动作迟缓,竟然一下没能反抗。纪燃抓住时机就把他摁在地上,第二拳紧随而下。

    岳文文被这变故惊呆了,上来就想拦:“小燃燃!!别打了!!”

    纪燃气在头上,岳文文完全拉不动他。就在第三拳要下去时,纪燃突然感觉腰上一紧,紧跟着,他被人轻轻松松拦腰抱起,双脚甚至都离了地。

    秦满把他抱开,交给岳文文:“抓稳他。”

   &nbs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AD2

章节目录

AD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