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10 章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AD1
AD4
    纪燃一咬牙,便往里走。刚进房,就听见咯噔一声,门被人关上了。

    卧室里恢复黑暗,窗帘拉得很紧,纪燃几乎什么也看不见,听觉就变得非常敏感,他能听见中央空调的微弱风声,还能听见……秦满沉稳有力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他这才恍然两人的距离太近,于是下意识往旁边挪了几步,却不小心撞上了摆着装饰花的小桌子,发出一阵闷响。

    秦满再次抓住他,这次握在手臂上:“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对方掌心很热,纪燃脱口道:“你为什么不开灯?”

    秦满笑:“谁睡觉会开灯?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抬手按下墙壁上的开关,开了一盏床头的小灯,勉强把房间照亮。

    秦满松开他的手,朝床边走去,他慢吞吞地解开身上的衬衣:“我还以为是谁……就随便套了件衣服,扣子都没系好。”

    纪燃还没来得及说话,对方就先把上衣脱了。

    昏黄色灯光把他上身照亮,给他背部线条打上一层阴影,把男人匀称有致的肌肉线条衬托得非常养眼。

    秦满坐到床上,一边腿盘在另一边膝上,两手撑着床,身子靠后:“来吧。”

    纪燃这才发觉自己的心跳剧烈,就连喉咙那块都在微微震颤。

    ……他是怎么会跑来秦满房间来着?

    上一次,他虽然酒喝多了,但不至于断片。那晚的事还能记得一星半点,而此时此刻,当他和秦满衣衫不整独处一室时,当时的细节就像是捅破了蜂窝,一股脑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温热的臂弯、或轻或重的吻、隐隐约约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纪燃屹立不动。

    秦满挑眉:“怎么了,害怕?”

    此时秦满如果给他一个台阶,那纪燃可能就这么下去了。

    但秦满这哪是给台阶。

    纪燃从不服软,闻言一扬下巴:“怕个屁。”

    他挺直着背,僵硬地走过去,跟着秦满坐到了床边。

    秦满看着离自己半张床远的人,睡意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,他忍着笑说:“你坐好了,别掉下去。”

    一碰到床,纪燃就觉得自己屁股在隐隐发疼。

    操,他这回一定要在上面,让秦满尝一尝那种滋味……

    他正想着,一股沐浴露味突然袭来,秦满手挪了位,撑在他腿边,人也顺势靠到他脸侧,问:“你不脱衣服,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还是你想穿着衣服来?”

    纪燃觉得自己鸡皮疙瘩都被秦满叫起来了。他一咬牙,道:“你别管我想怎么样,躺好就行!”

    秦满闻言,乖乖地躺到床中央,手按着四角裤的裤腰,斜睨着纪燃,作势还要继续脱。

    纪燃见状下意识就上手把他按住:“我操……你欲求不满啊脱这么着急?!”

    秦满乐了:“确实有一点点,而且……三点多了,我们还得睡觉。”

    别说,秦满这么躺着,又眼带意味地看着他,再一联想那晚的事。

    纪燃能感觉到自己……有反应了。

    他做了两个深呼吸。

    他妈的,不就是上个床吗,他纪燃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!

    纪燃狠下心,脱下拖鞋就扑腾上床,两腿分开跪在秦满腿侧,居高临下地看着秦满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了几秒。

    秦满看着跪在自己身上的人,实在想笑,偏偏又得忍住,难受得紧:“你做啊。”

    纪燃:“……你烦死了,别催。”

    但是——怎么做啊???

    他不是没看过片,但真正实践起来,却完全不知该如何下手。

    腹间突然传来一阵温热,纪燃吓了一跳。只见秦满一只手探进他的白衬,勾着嘴角道:“不会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……我操——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秦满就突然起了身,咬了一口他的下巴,纪燃能感觉到腹间的温热渐渐往下。

    纪燃来时太急,西装裤纽扣没扣好,秦满轻易就得了手。

    秦满道:“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纪燃立刻想挣扎:“你松手,是我要上你!”

    “这没有东西,做不了。”秦满另一只手压在他背脊后,不让他逃,继续舔舐他的下巴。

    纪燃觉得秦满几乎是贴在他耳边说话。

    他满脸通红,推他肩膀:“那就下次!”

    “别,我帮你解决。”秦满突然使上力,把他推到床上,这回是真咬上了他耳朵,“不然你去找别人了,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找别人!”纪燃喝了酒使不上多大力,姿势上也不占优势,压根推不开,语无伦次道,“我真不找,你别摸——”

    秦满突然挺直腰,垂眼看他。

    还以为他听进去了,纪燃松了口气:“你重死了,起来……手也放开。”

   &nb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AD2

章节目录

AD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