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6 章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AD1
AD4
    纪燃一路疾驰回家,刚驶进小区,就看到停在自家门外的黑色奔驰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松了松油门,开到奔驰旁边,拉下车窗,对着奔驰后座黑漆漆的车窗叫了声:“奶奶。”

    后座没有任何反应,副驾车窗倒是先落下来了。驾驶座上的司机道:“纪小先生,不然您先把车库打开吧。外面风大,老夫人怕凉。”

    纪燃默了两秒,收回视线,车子往前开了些,扫描到车牌后,车库大门缓缓打开。

    黑色奔驰先他一步驶进车库。

    纪燃停好车,下车之前想起什么,把兜里的烟盒拿出来,随手丢在了座位上。隔壁的黑车终于舍得开了车门,一位年迈的老人慢悠悠地从里头出来。

    老人头发已经雪白,衣着大方得体,举止优雅从容。她稍稍抬眼,看了看纪燃身上的衣服,眉心微不可见地拧了拧,很快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两人已经许多年未见,纪燃还算恭敬地又喊了一声:“奶奶。”

    要说纪家还有谁对他稍稍上点心,也就只有纪老夫人了,没有她,他现在恐怕就是一个举目无亲,还一穷二白的小混混。

    纪燃不是白眼狼。他能忤逆纪家所有人,唯独不能忽视他这位奶奶。

    纪老夫人轻轻嗯了一声:“进去说。”

    客厅。纪老夫人端正坐着,抿了一口自带保温瓶里的热茶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不见,你长高了。”纪老夫人道。

    “奶奶,我们七年没见了。”纪燃笑了声,提醒她,语气说不上多亲热。

    纪老夫人点头:“七年了,你也就来海城见过我一回。”

    纪老夫人七年前便离开满城,前往四季如春的海城定居。

    纪燃笑出一口白牙:“我忙啊,奶奶。”

    纪老夫人自然知道这是借口,她这见不得人的孙子,上学那会儿烦老师,毕业了后也没找正经工作,除了花钱玩乐,哪还有什么忙的。

    “我离开这些年,你回过家几次?”她问。

    纪燃靠在沙发上,坐姿散漫:“您这问的什么话,我天天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坐好些。”纪老夫人皱眉,“你知道我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一提到纪家,纪燃也耐心全失:“奶奶,您老直说,这次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纪老夫人摘下披肩,放到一边:“这周五是你哥的订婚宴,就在郊外那套有花园的房子办,到时你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这种事其实转告一声也就好了,没必要亲自来这一趟。但纪惟纪燃这对亲兄弟因为长辈们的事,注定凑不到一块儿去,别人来转告,怕是叫不动纪燃。

    正巧她从机场回家,刚好路过这,就顺道过来了。

    纪燃闻言只是轻轻挑了挑眉,手里把玩着未开锁的手机。他有点手痒,想抽根烟。

    纪老夫人见他不吭声,道:“这是家里的大事,很多媒体都会来,你必须到场。”

    在当今这个网络发达的时代,不论一个人权势再大,都没法把一个大活人完完全全遮掩住。纪燃的存在早就不是一个秘密,若是当天他不在场,怕是又会出现“纪家苛待私生子”的谣言了。

    “纪燃——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纪燃打断她,笑了,“我会去的。”

    见他答应得这么干脆,纪老夫人反而愣了愣。

    她多年未见的孙子此时坐在对面,笑得十分乖巧,再次应诺:“这么重要的场合,我怎么会缺席呢?您放心,我一定准时到场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你真的要去你哥的订婚宴?!”岳文文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纪燃翘着大二郎腿,倚在沙发上,撑着下巴无语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,居然会进这种连墙纸都是粉红hellokitty的美甲店。

    “这里这个花给我画得炸一点。”岳文文叮嘱美甲师。

    “就一个指甲,你还指望别人多炸,要不给你沾只蜜蜂上去吧。”纪燃嫌弃道,“你好好的,折腾指甲干什么?”

   &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AD2

章节目录

AD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