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5 章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AD1
AD4
    “就是。”岳文文戏看够了,撑着下巴娇笑着帮腔,“大老爷们的,怎么还让女人顶酒?不好看啊顾大少。”

    顾哲愣怔了半瞬,他没想到纪燃居然随手一晃,能晃个豹子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学的技术?”顾哲嘴上笑着,表情却不大好看,“这都能摇出来,该不会在骰蛊搞了什么机关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太看得起自己了,喝个酒值得老子费这些破心思。”纪燃耸肩,“十杯酒你都想赖?还是真要你女人帮你喝?”

    他话里像是问句,里头的不屑却已经藏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赖的。”顾哲笑容尽收,肩膀无情往前一挪,不露痕迹地把那位莉莉甩开,拿起酒杯,“我也不是真要她帮我喝,这不是想换个玩法吗。”

    夜店里的酒杯其实容量不大,但架不住酒烈,顾哲为了整人,买的都还是高度数的洋酒,两种混在一块特别呛口,十杯下去他便有些上了头。

    “喝光。”纪燃抬下巴,指了指其中一个还剩了些液体的酒杯,“留这么多,拿来养鱼?”

    顾哲忍着气,重新拿起杯子再喝了一口。莉莉虽然跟了他不久,但也知道他的脾气,让顾哲带着火回去,遭殃的必然是她自己。于是她立刻拿起酒瓶子想给顾哲倒酒,并耍些小手段,让里面的酒液不至于太满。

    顾哲却一抬手,挡住了杯口。

    他前面小酌了几杯,再加上这十杯烈酒,已经有些微醺,胆子也大了不少。他目光落在秦满身上。

    “秦大老板,光坐着挺无聊吧。”顾哲道,“来,给我倒个酒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视线立刻全聚集到了秦满身上。

    只见秦满抬眼,不冷不淡地扫了扫他,动都未动。

    纪燃闻言也是挑眉,下意识往后看去。身后的男人五官锐利,往日的疏离和冷漠一闪而过,很快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见他没反应,顾哲催道:“快点,别耽误我们喝酒。”

    秦满张口刚要说什么,就被纪燃截去了话头。

    “他凭什么给你倒酒?”纪燃扬唇笑着,让人分不清他话里是真骂还是开玩笑,“你没手啊,还是这酒吧没服务员了?”

    纪燃原本想说“就你也配”,又觉得这句话隐隐把秦满给抬高了,于是临时改了口。

    秦满这就是典型的虎落平阳被犬欺,纪燃自认自己是条恶犬,还是落井下石的一把好手。但秦满是他的猎物,他能把这条老虎叼回家四分五裂,却一点儿也不乐意让旁人过来舔上一口。更不用说这人是顾哲。

    顾哲再傻也听出这话不对头:“纪燃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意思你不明白?”纪燃不跟他兜圈子了,张口赶人,“顾哲,我俩还真没熟到能坐在一块喝酒溜人。”

    顾哲都喝了这么多杯了,被纪燃这么一戳破,他脸都直接气红了。

    “意思你之前都耍我玩儿呢?”

    纪燃耸耸肩:“你看我有那时间陪你玩吗?”

    顾哲腾地站起身: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两位大老板!”在一边站了许久的夜店经理见势不对,立刻快步上前,“您两位怎么坐一块儿了?多挤呀。顾大少,您刚刚的位置我们还留着呢,要不您回去坐吧?”

    顾哲还铁青着脸站着,纪燃在这么多人面前下他面子,他这口气要是咽下去了,以后还混个屁。

    酒店经理面色发苦,站在原地不知所措。这两位都是脾气不太好的大爷,他都惹不起。

    岳文文在那头使劲儿给纪燃使眼色,让纪燃给顾哲一个台阶下。毕竟强龙压不过地头蛇,顾哲他爸有点黑背景,在这种乱糟糟的地方,他们怕是还真干不过顾哲。

    但纪燃压根没接收他的暗示。

    他不主动去招惹顾哲,不代表他怕。他在方才短短几分钟里已经想明白了,这人三天两头膈应到他面前,迟早都得翻脸。

    那还不如现在就翻。

    还想让他给顾哲台阶下?他没在身后踹这傻逼一脚,都能称得上是和蔼可亲、菩萨心肠了。

    “是有点挤。有了自己的位置,怎么还上赶着来占别人的。”秦满突然开口,淡淡道,“难道是缺这一顿酒钱。”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秦满会开腔,顾哲先是一怔,紧跟着地瞪大眼:“我缺——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秦满突然朝纪燃那边靠了靠,语气自然:“既然是老朋友,不如你帮他把账结了?”

    纪燃懒散地靠在沙发上,姿态很随意。闻言先是顿了顿,便朝经理挥手,施舍般道:“记我账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缺你这点破钱?故意的是吧你俩?”顾哲气笑了,先挑软柿子捏,“秦满,让你插话了?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,真当自己还是以前那个大老板?信不信我今天让你竖着进来,横着出去?”

    纪燃最看不得别人在他面前当爷爷:“你吓唬谁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要真有这本事。”秦满面不改色,“半年前哪还会被人打断腿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大家都愣了愣,就连顾哲都一下哑了声,表情比方才还要震惊。

    他之前因为在另一个夜场惹了事,碰了不该碰的人,被对方生生打折了腿,在家躺了好几个月,最近才得以出来活动。

    偏偏那人势力大,别说是他,就连他爸都不敢多惹,只能吃下这个闷亏。

    可那天他是一个人去的夜店,那事也没宣扬……秦满怎么会知道?!

    这事不好看,一旦发酵,那他以后也不用出来丢人现眼了。

    顾哲的离开称得上是屁滚尿流。

    岳文文看乐了,待那帮妖魔鬼怪走完后便凑上来,隔着纪燃问:“秦满,打断腿又是什么故事啊?你可一定给人家说说!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。”秦满笑笑,“他动了不能动的人,被打折了腿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这么搞笑的事,我居然都没听说过?!”岳文文惊呆了,拿出微信翻讨论组,“老娘那九十九个满城八卦群亡了?!”

    秦满道:“可能是里面情报员消息还不够灵通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他们一天正经事不干,天天就知道看帅哥。”岳文文握着手机,朝秦满抛媚眼,“秦满哥哥,你已经通过我们八卦群的审核了,怎么样,有没有兴趣?”

 &nb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AD2

章节目录

AD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