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6.避之若浼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AD1
AD4
    黎主薄死了。

    他的运气背到极点, 土坡塌陷时他被一块飞石砸中了脑袋。

    当时刀客已经极力护住他了,而且他们距离土坡没有孟戚墨鲤那么近, 黎主薄身上的衣服连烂泥都没沾到, 可惜在最后一次爆炸, 一块还够不上婴儿拳头大的小碎石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……就砸在之前的患处。

    本来这种小石子,就算拿去砸孩童都不会致死。然而爆炸的威力极强, 泥巴都能硬得像石头,石头直接有了打穿树干的力道。

    尽管刀客护身的真气在前面阻了一下, 黎主薄还是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墨鲤:“……”

    刀客极是尴尬。

    这黎主薄是被勾魂牌锁住的鬼吗?这都能死?绝顶高手竟然看顾不了一个人,说出去都没脸。

    “罢了,活人有活人的价值, 死人也有死人的用法。”

    孟戚这句话说得刀客悚然而惊。

    什么叫做死人的用法?

    孟戚显然没有跟他解释的意思。

    刀客扶着黎主薄的尸体,扔也不是,继续背着好像也不对。

    “我们进城去看看, 如果那县令不是他们的人, 就丢进县衙。”孟戚道。

    刀客一时发昏过, 脱口而出:“那我呢?”

    孟戚像看傻子一样看他。

    然后勉为其难地说:“你也可以跟尸体一起丢在哪里,闹得越大越好。有人来抓你,别杀人跑就行!能逃掉吧?”

    曾经绕山跑一圈的刀客:“……”

    简直是对杀手的侮辱!

    奈何形式比人强, 侮辱就侮辱吧,能解决问题比什么都强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怕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怕。”

    刀客被孟戚噎得半死,差点儿就想拎着黎主薄重新投奔飘萍阁。

    投奔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事情闹到这个地步, 刀客已经没法回去了,不能像从前那样收钱领命杀人别的什么都不问。就算他愿意过从前的生活, 恩人……怕也不是恩人了。

    当然,最直接的原因还是刀客也不清楚“飘萍阁主”的武功。如果打得过他早就闯去问个究竟了,而不是憋屈地跟着孟戚墨鲤。

    刀客不怕死,也不怕失败。

    他怕战败后,被强灌阿芙蓉。于是再气他都得忍着。

    墨鲤轻咳一声,示意道:“你的刀还在甘泉汤废墟里,不去找找吗?”

    刀客精神一振,扛尸体走路的步伐都加快了。

    孟戚:大夫,干得好。

    墨鲤:刀客气跑了,你又满身烂泥,还不得我去扛尸体?

    两人互视一眼,默默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“宿……好吧,你有可去的地方吗?”孟戚咽回了喊刀客绰号的句子,改口道,“被飘萍阁知道的地方,最好坐着不动孙掌柜都有可能找上门。”

    刀客一愣,随即想起一人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闰县城隍庙。

    昨夜闹出的动静太大,有些人心中惴惴,除了出门打听消息,还三三两两地跑来上香。

    如果说县令是人间的父母官,城隍在百姓心中就如同阴间的邑宰,只要是这座城里发生的事,不管是活人与活人之间的事,还是鬼魂跟活人之间的事,甚至跟神仙沟通交流,统统都能由城隍一手包办。

    可也正如走街串巷的手里抓着“妙手回春包治百病”幡子的游脚僧道一样,因为他们自称什么都会,从念经驱鬼、治病开方到送葬超度一整套能给你办全乎,反而不得人们的信任。

    大家都觉得看病要去药堂找大夫,念经要去庙里找德高望重的出家人,超度就该多多地请和尚来开水陆法会。于是想续香火的人去拜求子观音了,想发财的人进了财神庙,年轻男子拜文昌帝君想金榜题名,年轻女子拜月老想要顺遂美满的姻缘……城隍庙的香火,总是有点儿勉强。

    闰县的城隍庙香火很不旺,一则是因为县令应付差事,从不拨钱修缮,只照官场流程走一遭了事;二来城隍庙早年有一条铺子较多的小街,可随着路过的商旅越来越多,铺子主人的心就贪了,你家盖一个棚子我家伸一处屋角,还将门前的空地围了起来,凡是庙会时要来摆摊的乡亲,开口就讨要半钱银子,否则就不给开张。

    失了人心,城北又新建了一座菩提寺,延请了几位据说颇有名望的高僧,寺前又是个宽敞的平地,地还属寺庙所有,不要钱只要求摆摊的将地面打扫干净即可,于是百姓就呼啦一下涌去了那边办庙会。

    城隍庙这边的人气一落千丈,待得人们终于想明白关节,拆了棚子不再索要占地的摊位钱,可惜百姓早已习惯往菩提寺去了。

    铺子撑不下去,继而连三地关了。背后有来历有靠山的铺子,就转头盘下了城东还有城北佛寺附近的铺子,继续做买卖。真正损失的只有那些靠着祖传手艺跟铺子吃饭的百姓,既没办法生钱,也没本事搬走。

    此刻刀客抱着废墟里捡回来的刀,混在来烧香的百姓里,埋头钻进了一家门面窄小的铺子里。

    铺子前悬挂的幡布已经脏得不能看,还破破烂烂的。

    门板卸掉了一半,大约是给来上香的百姓看里面卖的是什么,招揽点儿生意。

    然而铺子里非常热,不用踏进去,只要走到附近就能感觉到一股热浪迎面扑来,这让所有人都皱眉快步迈过去,没有心思多往里面看一眼。

    热是因为炉子。

    这是一家铁匠铺,铸造锄头、剪刀、铁锹、西瓜刀。

    刀客钻进来的时候,拎着铁锤的铺子主人冷冷地瞥了他一眼,哼声道:“回来了就把那具尸体给我抬出去,脏了我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刀客神情尴尬,他跟这个铁匠称不上熟悉,但也不陌生。

    铁匠其实是个外家高手,一门金钟罩的功夫练得炉火纯青,只是多年前行走江湖时中了仇家的算计,中毒流落至此,铁匠铺原本的主人救了他,加上他又有退隐江湖的念头,遂娶了原本铁匠的女儿,继承了这家铺子。旁人都称他为王铁匠,不知他来历,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AD2

章节目录

AD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