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18 章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AD1
AD4
    那天下山后,夏长泽在林子里几次偷偷摸摸回头。

    前几次,大妖怪还在原地依依不舍瞧着他。

    可后来再回头,纪寒食跟筵晟已经不见了身影。

    “……呜。”夏长泽垂眸。

    周遭树林密布,群鸟叽叽喳喳,明明周遭阳光明媚草木青青,一片祥和安宁,只有他笑笑一直,仿佛头顶上飘了一朵小乌云。

    努力告诉自己不能这样——寒食哥哥每天陪他真的已经陪得够多的了。

    照顾他吃饭穿衣,跟他说话陪他看星星,晚上抱着他入睡,真的已经够了……

    人家肯定也有自己的事情,身为领头大妖怪,每天也有一堆繁杂事物要处理,也有他自己的朋友,累了的时候也会想去喝喝酒。

    至于当初一天到晚围着他转,则是因为他受伤不能动、没办法。

    可如今他身体也好了,自己能跑能跳了,就算再怎么喜欢再怎么想依赖,没道理再那么任性全天候粘着人家的。

    ……但为什么,明明道理都懂。

    还是觉得失落万分。

    夏长泽倒是没来及黯然多久。

    在林子里浅浅转了个小弯,就碰到了刚才那群小老虎。

    小老虎一个个看着,还真的和他差不多高的样子。

    大概七八只,集体尾巴甩啊甩正在嘿咻嘿咻磨一块大木头,木头旁边还有一截刚刚砍倒的树。只有一只领头小虎无所事事,一副小恶霸的模样叼着一片甜草叶,坐在旁边树荫下没事地发号个小施令:

    “你,干快点!那边的,磨光一点!老子上次跌下去全是因为你,还偷懒!”

    仔细看去,恶霸小老虎两只爪都一圈圈白纱缠着,包得像俩小馒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泽之前一直听纪寒食说过,林族有一只学飞摔断了爪子的小老虎,跟他年纪差不多大。

    八成,就是眼前这一只了吧……

    只是,和他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呢。

    听纪寒食的描述,小老虎每次“试飞”都受伤,回家不是被虎王劈头盖脸骂,就是被亲朋好友轮番“规劝”。

    这样的小老虎,夏长泽以为会是那种清高孤高、格格不入的类型。

    没想到,会是个龇牙咧嘴的虎族小霸王?

    皮肤微黑,吊着三角凶眼,脸颊还带着各种摩擦的小伤口加小小的十字疤痕,张嘴时一对虎牙。

    这黑皮、这虎牙,倒是叫夏长泽觉得有些亲切了。于是他也没再多想,便颠颠就走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族的小少主琥苍被打扰,吊着三角眼,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

    他站起来,好奇地围着这个没见过的孩子转了一圈圈,不忘转头骂其他小老虎:“看什么看,别偷懒,都给老子继续干活!”

    “啧,你月沼的吗,没见过啊!你是什么妖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什么妖,夏长泽还真没准备好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
    琥苍一边问,一边作势上手摸他,被躲开后不屑冷笑了一声:“哇躲什么?你那么丑,弄得谁还稀得摸你似的!”

    丑?

    夏长泽一愣,微微瑟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被人说“丑”,但小老虎眼神认真非常,样子明显不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弄得云锦小太子不得不怀疑……自己难道真的丑?

    他父皇云锦帝风流倜傥、高大挺拔。母妃生前更是邻国明霜的第一美人,他从小也多是以俊美灵秀人人称道。

    莫不是……

    夏长泽心下羞愧,抬手匆匆捂住了右颊眼睛下面的那道疤痕。

    肯定是因为这道疤。

    若不是,他如今又怎么会和“丑陋”二字沾上边?

    “哎,你刚刚还说话呢,怎么突然变哑巴了?”小老虎推了他两下,力气有点大,“怎么,一个人跑过来,是这月沼没人跟你玩,想跟我们一起玩?”

    夏长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一起玩可以啊,”小老虎道,“但必须玩我们虎族惯常玩的游戏,你行吗?”

    夏长泽又点点头。

    小老虎便让其他小虎停下锯木头,都围拢过来。

    “跟你说,我们虎族的游戏是这样玩的——你先咬我们,我们再咬你,两边都用力咬,谁先哭谁就输,怎么样,玩不玩?”

    这……好奇怪的游戏啊。

    眼前抱着两只废爪的小老虎眯起眼睛,一脸倨傲:“到底玩不玩,不玩我们走啦?”

    说着便要转身,夏长泽忙一把拽住他:“我玩,我玩!”

    玩就玩,不就是互相咬咬吗?

    这个游戏虽怎么想怎么怪,但夏长泽还是认真觉得自己能玩。

    第一,他并不怕跟人互咬。若是受了伤,恢复得也很快。

    第二,他以前曾答应过娘亲再也不会哭,这辈子都不会哭。

    所以他何止能玩?

    这个游戏他根本赢定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身下是刺人的青草地。

    夏长泽意识有些模糊,疼,好疼啊……

    手臂,小腿大腿已经全流血了,夏长泽都说不要继续玩了,可那群小老虎还在撕咬他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。

    不过是初次谋面,他诚心诚意跟小老虎玩,小老虎们……为什么要这样对他呢?明明他这边只有一人,那边却一上来直接十来只一起咬他,这游戏若论公平,真的是这样玩的么?

    夏长泽想不明白,心里本来很是有一点点委屈的。

    但也就是转瞬之间而已,就不难过了。

    因为,他忽然又想到,如果被咬得很惨很惨,那他说不定……就又能卧床不起了?

    那寒食哥哥是不是就又要心疼他、一心一意陪他、照顾他了?以后,肯定也再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AD2

章节目录

AD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