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5.番外二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AD1
AD4
    本站 0zw,最快更新疯狗加三最新章节!

    您的支持将是作者写作的最大动力!

    老头接过拜帖随手丢到一旁, “我知道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村长尴尬地搓搓手,小心翼翼地问:“鄙人听说那个外来的孩子进了您这里?那是个粗鲁的没有礼貌和教养的妓-女的孩子,如果他犯了什么过错,请您告诉鄙人,鄙人一定对他和他的家人进行严厉惩罚。”

    老头冷声道:“我找他帮点小忙, 或者你愿意让你的儿子躺到我的石台上?”

    村长脸色一变, 小小退后一步, 陪笑道:“既然是给您帮忙而不是捣乱,那鄙人就放心了。不打扰大人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“嘘。”加三竖起手指,“阿爸,小声点,你说的话,我怀疑那老头都能听见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老头的声音忽然在地下室响起。

    加三耸肩:“看吧。好了,阿爸, 你放心, 我不会做亏本买卖,这老头人品不算糟糕到极点,我只是和他做了一点交换。况且那老头监视着我们,现在我们谁也逃不掉, 如此还不如接受现实, 别让你儿子白牺牲。”

    男人怔愣半晌, 突然嚎啕大哭!

    加三知道他心情不好受、心情又过于激荡, 才会情绪崩溃。

    加三在男人面前蹲下,等他哭了一会儿,这才戳戳他说:“阿爸,别哭了,你应该高兴才对。你的身体应该已经恢复知觉了对吧?不要太激动,你得平静下来试着找回操控身体的感觉,我还想看看这药剂的效果到底值不值得呢。”

    加三说完,揭下脑门上贴的止血树皮,涂了点口水,往加双脑门上一贴,“给你我的力量源泉,现在我宣布,你已经可以站起来了。来吧,站起来让我看看!”

    加双止住眼泪,收敛好爆发的情绪,他可不想被儿子笑话。有了力量源泉的加双努力挥动手脚,腰部用力,想要坐起来。

    加三伸手扶住他,借了他一把力量:“很好,非常好!想想看,你能站起来,奶奶和妈妈会有多高兴?以后你将能再次用你坚实的臂膀保护你心爱的家人,你的母亲、妻子和儿子都在等待你的回归。阿爸,看!你坐起来了!下面就是站起来,走回家,给奶奶和妈妈一个惊喜吧……等等,你不能这么走回去。”

    加三下意识不想让村民知道加双恢复的事情,他扶住加双,转头看向从楼梯下来的老头。

    “你能帮忙把我父亲带回家吗?不要让其他人知道。还有他颤抖得很厉害,这正常吗?”

    “再正常不过,他已经躺了三年多,肌肉虽然没有全部萎缩,但想要恢复使用也要一段时间,这跟药剂没有关系,跟适应和锻炼有关。”老头走到父子俩身边,很不高兴对加三道::“你真的真的很麻烦!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给你免费帮工,一个月怎么样?”加三心里很笃定老头一定会答应,毕竟纯种夏国血脉可不好找,如果他拖延或搞事,哭的一定是老头。

    加双想要阻止儿子继续和老头做交易,他还想留在这里看这个药剂师老头到底要对他儿子做什么。但加三完全无视了加双的焦急和担忧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!在这等着。”老头气呼呼地再次施展画地为牢,不给加双反抗的机会,一指点昏加双,提起加双走了。

    加三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,老头别看六十多了,还挺有力气。加双就算肌肉有所萎缩,本质还是个大汉,骨架在那儿,再怎么轻,也不会少于百斤重量。可老头就那么轻松地提起就走。

    又是约五分钟后,老头回来了。

    加三没问自己家人什么反应,他敢打赌老头肯定把人丢进屋子就走了,多停一秒都没有。

    果然,老头一回来就催促他赶紧躺到石台上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老头额头迸出青筋。

    加三举手快速道:“真的是最后一个问题!以你的能力,你应该能无视我的意愿才对,比如打昏我掳走我强行对我做实验。为什么你非要用那么珍贵的药剂和我作交换?还同意和我签订契约?”

    老头眉头松开:“你这个问题让我知道你并不是什么恶魔,否则你不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。也许你只是一个在世间飘荡的亡灵,好运占有了这具身体,虽然我没有从你身上感觉到亡灵的腐臭味。”

    “亡灵还有腐臭味?”

    老头眉毛竖起。

    加三立刻做了个封口的手势。

    老头看他识相,不无骄傲地继续道:“神圣的魔法世界,遵从等价交换原则。我之前跟你说过,我属于温和派,温和派魔法师更是坚守等价交换的等价两字,我们坚信想得到就必须付出,这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,尤其牵涉到伟大的魔法。举个最简单的例子,如果你想召唤出恶魔或异兽为你所用,低等恶魔和异兽与高等恶魔和异兽,召唤的代价又怎么会一样?”

    加三了悟。

    老头:“你现在就是我用高级复元药剂召唤而来的高级实验体,众神的眼睛不容欺瞒,我已经付出相等的代价,并取得你本人同意,如果你因实验死亡,你就算变成亡灵也记不住对我的仇恨。而实验者的自愿性,也是提高实验成功率的关键因素之一。”

    加三彻底明白。但同时也对老头的实验更没底,这位口口声声他付出了巨大代价,那么他从自己身上到底想要得到什么样的实验结果?

    加三张口。

    老头呵斥:“别再让我听到你又提出其他要求,如果你不想永远说不出话来!”

    加三举手投降,表示自己再不会多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老头指向他的双手:“丢掉!都丢掉!你抓着这些东西能干什么?是能用石头砸我的头,还是能用棒子偷袭我?”

    加三讪笑,随手把粗树枝和石头丢到地上。

    老头手一挥,那两样东西立刻消失得连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不过加三这时已经躺到石台上,没注意到地上那一幕。

    “闭上眼睛,当你听到我这句话的时候,你已经睡着。痛苦将远离你,魔法的光辉将在你身上绽放,当你体会到魔法魅力的时候,便是你从梦中醒来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老头以奇妙的节奏念叨着加三听不懂的古怪话语。

    加三听了几个单词,眼皮越来越沉重,有意识反抗,却没那份精神力,没几秒钟就脑袋一歪,彻底睡死过去。

    昨晚是他前十三年人生中最风光的日子,但今天他就体会到被小伙伴羡慕妒忌恨的滋味,在村里绕了一圈,实在受不了东家摸西家夸你家酸涩我家捧的痛苦,还有众多昔日小伙伴那怪异的目光,亨利决定今后几天他就待在家里哪也不去了。

    看到长孙进屋,老威尔逊摇摇头,“问你父亲。”

    大威尔逊苦笑,把刚才斯奈尔兄弟来找他们的事情说了。

    梅尔听到加三也有魔法师天赋,先还替他高兴,可听到后面,脸色就变了,还没听父亲说完,就连连摇手:“爷爷,阿爸,我们家可不能做这种事!加三那孩子我知道,以前多老实多好的一个孩子,要不是斯奈尔他儿子带着那几个小邪头把加三打得太狠,那孩子也不会愤而反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亨利也打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亨利也打过加三,但我问过他,他说他就推搡了加三几把,并没有真正地打伤他。我还代他给加三道歉了,加三那孩子也没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大威尔逊叹息:“但斯奈尔说得也不错,谁知道那小子将来会不会记恨亨利,再说哪个魔法师希望别人知道他小时候被人欺负得跟狗一样,妈妈还是个表子?”

    梅尔反驳:“那么我们会特意说出去吗?再说加三将来如果真成了尊贵的魔法师,你认为他还会回来这个贫瘠的土地吗?他不能带他家人远远离开哈德大人的领地,甚至离开纷争大陆?到了别的地方,谁还知道他和他家人的曾经?”

    “可是如果他以为亨利会说出去,而想对他杀人灭口……”

    “加三那孩子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他不是?你怎么能肯定?人心会变。他现在没有能力,什么都好说,等他将来有了报仇的能力,你认为那小子会放过村里欺负过他和他妈妈-的人?”

    梅尔觉得跟他父亲说不通,干脆看向祖父:“爷爷,我不同意。不止是这事不应该做,你们有没有想过件事能不能做得干净?就算真的像斯奈尔兄弟说的,做成像是被野兽袭击的样子,瞒过了哈德大少爷的眼睛,但他们还指望能瞒过魔法师大人的眼睛吗?”

    老威尔逊慢慢地说道:“野兽袭击只是其中一环,斯奈尔兄弟都想好了,他们的意思是先找几个孩子把加三弄到林子里,再在林子里布置陷阱,把加三和野兽弄到一个陷阱里。到时候哈德大少爷和魔法师大人问起来就说是小孩子的妒忌和玩闹,等大人们发现,已经迟了。”

    梅尔拍拍脑门,夸张地提高声音道:“哈!让我猜猜看,斯奈尔兄弟是不是还说就算大人们真的察觉是村人动的手脚,可看在我们家亨利的面子上,总不至于为了一个死去的还不是魔法师的外来小崽而怪责整个村庄。对不对?”

    老威尔逊沉默。

    梅尔不住摇头,“我不同意,如果斯奈尔他们真的要这样做,我就去告诉村长。”

    “村长也知道了,并赞成这件事。”大威尔逊冷不丁地说。

    梅尔呆住,过了一会儿才揉着眉心道:“那我们家也不能掺合进去。”

    大威尔逊拍拍儿子的肩膀:“现在不是我们家想不想掺合的问题,而是当村里人大部分都答应时,其他人家如果不答应,那就是和整个村子结仇。梅尔,我们家世代住在这里,田地房屋,所有的根都在这里,哪怕亨利将来会成为魔法师,我们也不好太得罪村子里的人。”

    梅尔咬牙,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站住,你要去哪里?去通知加家躲避吗?你信不信,你现在只要靠近加家就会被人发现?”老威尔逊喝住长孙,眼望窗外,眼神晦暗:“梅尔,我回来前正好碰到哈德大少爷的侍从,他跟我说大少爷和魔法师不打算再等药剂师,决定等会儿就出发,等回来接两个孩子时再来拜访药剂师。那么等魔法师大人离开到回来至少还有六七天时间,这段时间,他们能杀死加三,就也能杀死亨利。他们现在是觉得亨利是村里的荣耀,但当这个荣耀不肯站在村人一边呢?”

    梅尔身体颤抖了一下,转过身:“不会的,他们绝对不敢对亨利动手。如果两个魔法师种子都没有了,魔法师大人绝不会放过他们。”

    老威尔逊叹息:“那是你还不知道人一旦疯狂起来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情。斯奈尔他们已经疯魔,现在已经没有人能阻止他们。而且斯奈尔兄弟最聪明的就是把整个村子的人都绑在了一根绳子上,他们让村人们都深信,领主大人就算想惩罚我们,也不可能惩罚一整个村子。相反,如果让加三成为魔法师,才是村子的大难。”

    梅尔不可置信:“难道他们就没想过魔法师丹尼尔大人的怒火?如果丹尼尔大人因此盛怒,要惩罚整个村庄的人,哈德领主恐怕只会乐见其成吧?”

    老威尔逊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:“人因为妒忌、眼红而烧红脑袋时,他们只会看到他们想要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老威尔逊用他的人生智慧下了总结:“总之,就算我们家不掺合,也绝对不能向加家通风报信。至少在哈德大少爷和魔法师大人回来带走亨利之前,我们必须要先保护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咔嚓。”

    屋里的三人一起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窗外,蹲在树枝上偷听的亨利脸色苍白地望着里面的三个大人,眼中有某种东西被打破的震惊和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亨利,进来。”老威尔逊对幼孙慈祥地招手。

    亨利看着爷爷,又看看他哥哥。他该怎么办?他讨厌一切夺走梅尔注意力的人,可是、可是斯奈尔他们却是要杀死加三……

    杀人,就像杀死动物一样的杀人!这怎么可以?!加三那小贱种看起来那么弱,他打他都不敢用力。

    梅尔,哥哥,告诉我该怎么办?亨利心脏慌乱得快要跳出心腔。

    梅尔对上弟弟的目光,一瞬间,他下定决心,他不希望弟弟是圣人,但他也不希望亨利在小小年纪就种下阴影。

    他是哥哥,他得告诉弟弟什么是对错,尤其在他弟弟即将成为一个伟大的魔法师时。而他这时去加家肯定会被人注意,但梅尔就不一样了,小孩子,没人会特别注意。

    梅尔对着亨利鼓励的,暗暗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亨利就像是得到了某种救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AD2

章节目录

AD3